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运营 > 正文

维络城:坚定的优惠券者

《快公司》记者 刘锐/文 一张小卡片曾风靡上海、北京。 两年前的冬天,上海的同事来到北京参加公司的年会。 会议期间他们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有 Veroker 卡吗?”

当时,VeroCard的发行公司VeroCity刚刚进入北京市场。 安装在地铁口的打印终端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 您经常可以看到 VeroCity 终端前排着长队等待打印。 这是渭洛城在上海运营两年后的首次扩建。 经过在上海的试错运营和三轮融资,维罗城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将用户规模扩大到2100万。 。

从0到100万到600万

维罗城正式运营已有4年多了。 维洛城使用的介质是基于RFID技术的电子标签维洛卡。 RFID卡与维洛城网站和手机上的个人账户关联后,维洛卡用户可以将网上找到的商业折扣信息存储在个人账户中,并在任何服务终端感应后进行自助管理。 账户,选择服务终端附近与维洛市有合作协议的商户打印优惠券。 同样,该数据保留在 Welo City 数据库中。

线下优惠券的灵感是维罗城创始人兼总经理张宜斌在购物时发现的:如果我想知道周围哪些餐厅在打折,但我身边没有电脑,我该怎么办我? 如果这种优惠信息提供给消费者,肯定会受到欢迎。

当时做这种线下优惠券的公司并不多,至少在上海还没有大规模提供这种服务的公司。 2007年,上海成为渭洛市第一个试点,重点区域为核心商场和轨道交通商圈。 张宜宾的想法很简单。 首先,他是为当地消费者和商家提供服务,而优惠券是连接两者的有效手段。 其次,吃喝玩乐多是线下活动,必须贴近日常消费圈。

如何让客户接受VeroCard是VeroCity面临的首要问题。 基于消费性质,只要确实有折扣和适度的促销,相对容易建立消费群体。 相对困难的是如何让商家接受并付费。 2007年春节过后,张艺斌选择为DQ冰淇淋等几家大品牌客户提供免费试用。 反响非常好,DQ很快成为深受用户欢迎的商家。 对于商家来说,在维罗城的投资能够带来多少客源是很容易计算的。 纸质优惠券方便商家进行统计,而维洛城的数据库还可以提供用户的位置信息以及某个品牌关注频率的具体信息等信息,这些数据有助于商家及时调整销售策略。

2007年,渭洛城获得北极光创投和凯鹏华盈投资。 2008年,维罗市再次成功募集资金。

2009年,渭洛市正式进入北京。 此时,其上海用户数已突破100万。 2011年,微洛城在南京、杭州、天津等5个城市上线,用户总数达600万。 2010年,渭洛城获得北极光等3家风险投资机构的第三轮融资。 这进一步为其全国发行提供了资金保障。 预计未来两年,维洛市将发展1500万新用户,进入20个城市,拥有3万-5万个终端。

商业模式

维罗城的商业模式可以简单概括为两点:签约商户返还部分收入,单次支付可能不多,但好在是一个不断循环的过程; 提供营销服务平台,就可以有固定的收费来源。

渭洛市计划将这一模式复制到其他城市。 2007年筹集资金的维洛城并不急于开辟新的城市。 张益斌需要深入了解上海的这种盈利模式,并不断试错。 “在一个城市,问题很容易解决,复制到其他城市才不会出现大问题。” 张宜斌认为,只有资金充足、用户和商户资源达到一定规模、终端到位、技术储备和丰富的管理经验,标准化的城市业务复制才有保障。 经过在上海两年的运营,维罗城证实该模式已经成熟。 表现之一就是维罗城在上海已经开始盈利了。 如何布局终端、吸引消费者,维洛城在后续的城市发展中越来越游刃有余。

“Velocity的全国扩张往往是由商家推动的,”张宜斌说。 维洛城与众多民族品牌合作。 这些企业在某些城市体验到了维洛城的好处,自然希望在其他城市也能有维洛城的服务。

优惠券的使用很有地域性,往往是商家针对当地消费推出的。 为了与本地企业竞争,Velocity 无法始终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因此,加载本土内容、体现本土消费特点,成为了渭洛市的本土化策略之一。 在风险投资基金的支持下,维洛市的资源配置相对宽松。

面对优惠券业务,不少本土企业开始效仿。 比如一些打折、南京购物等。张宜斌表示,有些企业可能会利用商家广告,让展示效果更加突出,表现形式更加吸引人。 竞争压力不仅来自优惠券公司,还来自其他竞争方式,比如团购。 不过维洛城更注重的是信息的传递。 终端只是一个媒介。 主要还是看营销服务,增加客户粘性。

“维洛城目标明确,模式清晰,信念坚定——像我们这样坚决投入全部资源的企业并不多,我们的盈利预期也非常稳定。” 张宜斌对优惠券业务的未来充满信心。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