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营销 > 正文

从拟上市到公司停牌,网红蛋糕“熊猫不会走路”不再跳舞

“早上还在做蛋糕,下午就被告知停止工作了。” 这样的经历就发生在网红烘焙品牌“熊猫不留蛋糕”的员工身上。 3月16日,“熊猫吃不了蛋糕”在多个平台的账号上发布“给用户的举报”,称公司创始人杨振华“失联”,近千名员工被拖欠工资,供应商被拖欠工资。收款困难。

据《熊猫吃不了蛋糕》的员工向新京报记者证实,目前拖欠员工的工资金额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 《熊猫吃不成蛋糕》已暂停全国24个城市的110个制作点。 不幸的是,总部现在已被锁,租金也被拖欠。

资料显示,因“熊猫人”跳舞庆生而走红的《熊猫不走蛋糕》在2021年获得数亿元B轮融资,杨振华甚至提出了去的目标。民众。 如今,他在给员工的“道歉信”中提到,自己的盲目乐观、决策失误以及对疫情和市场的误判,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拖欠工资、负债累累、企业倒闭,个人也受到影响。破产。 他已经无力偿还债务,建议员工尽快采取法律行动维护自己的权利。

3月18日,杨振华独家回应新京报记者采访,否认自己“失联”,并称自己是在筹集资金支付员工工资。 目前,拖欠工资、供应商货款、消费储值卡等总计约6000万元。 。 公司经营恶化的主要原因是疫情期间盲目扩张、银行贷款以及投融资暂停。 对于公司重启的可能性,杨振华表示,已经有计划在讨论中。

员工自曝公司倒闭拖欠工资

3月16日,负责《熊猫不走蛋糕》内容运营的小萌收到了复工失败的消息。 随后,她和同事在公司多个平台账号上发布“向用户举报”,称“熊猫数千名员工无奈宣布,创始人兼老板杨振华于3月15日失联,员工工资也被扣发”。几个月没发工资了,社保缴费被断了,供应商收款困难。3月16日,公司钉钉群全部解散,无奈向全体用户公告,希望大家都能挽回经济损失。”

3月16日,“熊猫吃不到蛋糕”员工通过官方微博发布被拖欠工资等信息。微博截图

据小萌回忆,她的团队在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工作。 3月11日,她去上班时,发现办公室门锁着。 她联系了领导,得到的答复是拖欠房租。 租金预计3月15日左右支付,员工暂时在家办公。 “3月14日下午,有同事在工作群里提到,很多店面(生产场地)的租金没有支付,工资也没有支付,面临停工。3月15日,我联系了我直接领导询问得知,已经停工了,正在努力复工,并给大家发了通知,发工资。当晚,公司副总通知各部门3月16日正常上班。结果3月16日下午,公司高层通报复工失败,老板发表百字文章后解散工作组。

3月17日,负责《熊猫不吃蛋糕》深圳仓储工作的李先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熊猫不吃蛋糕》有资金链紧张的迹象。早在2023年9月,当时不仅工资被拖欠了几天,一些原材料和包装材料的供应商也反映拖欠货款。 在此事件发生之前,“熊猫不走蛋糕”的区市领导已集体提出辞职。 3月15日,十几人抵达位于广东惠州的“熊猫不会走路蛋糕”总部。 当天深圳工厂仍在接单生产。 3月16日,“熊猫不走蛋糕”创始人杨振华在工作群里向员工发表了一封“道歉信”。 工作组随后被解散,“熊猫不走蛋糕”总部也已关门并拖欠租金。 地位。

“熊猫不吃蛋糕”广东惠州总部大门紧锁。受访者提供

小萌表示,目前全国24个城市的110个《熊猫吃不到蛋糕》制作点全部停止营业,杨振华等公司高管“集体失联”。 员工们自愿组成了500人的互助小组。 初步统计,个人拖欠工资金额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2月份社保缴费尚未缴纳。 “去年12月的工资是3月11日发的,一月、二月的工资还没有发,现在一共欠我2万多元。”

“今年2月8日,只发了去年12月半个月的工资,公司的答复是资金周转出现问题。” 李先生表示,从今年2月12日起,他就一直在与公司讨论拖欠工资的问题。 我3月8日才收到去年12月份剩余的工资,但今年1、2月份的工资还没有收到。 “2月底,我发现包装箱还没到,就催促总部付款,但总部以各种借口拖延,也没有确切的交货时间。3月初,深圳四个仓库的包装盒已经没有了,我需要从外地调货,但发现全国都没有库存,其他城市的情况也和深圳一样。”

创始人否认“失去联系”并表示他正在筹集资金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熊猫不能拿蛋糕”官方微信公众号已于3月8日更新,截至发稿,其微信小程序仍可下单,但尚未回复顾客服务。 有消费者在“熊猫离不开蛋糕”微博留言称,3月16日在微信小程序上订购的蛋糕尚未发货,无法退款,也没有人工服务。

天眼查显示,“熊猫颜射饼”总部惠州熊猫颜射烘焙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杨振华直接持股约34.84%。 目前,该公司拥有43项对外投资记录,其中杭州熊猫不早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广州猫儿烘焙食品有限公司等18家子公司处于“注销”状态。

此外,2024年2月22日,惠州熊猫不早烘焙有限公司原子公司上海熊不早食品有限公司发生一系列工商信息变更,投资方变更为惠州熊猫不早烘焙有限公司由曾欣欣、胡珏法定代表人由姚秀华变更为曾欣欣,曾欣欣目前持股99%。

另一家原子公司北京熊猫不早烘焙有限公司也于2023年11月8日变更法定代表人,由姚秀华变更为曾欣欣。 目前,曾欣欣持有100%股份。 惠州熊猫不早烘焙有限公司。该公司撤资日期为2023年11月11日。2022年10月,该公司因“无法联系上”而被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单。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营业地点。” 同年12月,该公司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罚款84058元。

李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姚秀华在“熊猫不走蛋糕”惠州总部的职位是董事兼经理,主要负责公司整体运营管理,相当于CEO的角色,而曾欣欣在公司的职务为行政总监。 从对话截图可以看出,曾欣欣曾向员工透露,她为公司承担了40万元的行政罚款,并承担了北京、上海公司的全部债务。 她是失信被执行人,工资直到去年11月才发完。

“我们想知道这两个月的收入都到哪里去了?供应商年后没有发货,公司没有付款,员工年后也没有拿到工资,钱都去哪儿了?”图书?” 李先生疑惑问道。 3月18日,他与小孟等员工前往各自所在地申请劳动仲裁。

3月18日,“熊猫吃不到蛋糕”创始人杨振华回应新京报记者采访,否认了自己失联、曾欣欣为公司承担债务的说法,称自己正在筹集资金支付员工工资,目前拖欠员工工资、物资商业支付和消费储值卡合计超过6000万元。

获3笔融资计划并上市

与目前的情况相比,“熊猫不走路蛋糕”曾于2021年以亿元B轮融资成为互联网蛋糕行业的年度盛事。

数据显示,除了线上下单、线下配送的O2O(线上到线下)模式外,身穿熊猫装的配送人员免费送货上门,并提供跳舞、拉小提琴、生日策划等服务,成为“无熊猫”模式。 “蛋糕行走”与传统互联网蛋糕品牌最大的区别。

据该公司官网介绍,“熊猫吃不了蛋糕”在惠州市场用了四个月进入品类前三,在广东佛山市场用了三个月进入前三,在广东佛山市场用了一个月进入前五。广东番禺。 2018年11月,获得豆腐师道基金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 2020年3月,获得IDG数千万元A轮融资; 2021年1月,完成1亿元B轮融资,由XVC独家投资,用于人才招聘、市场开拓和系统升级等。

获得融资支持后,“熊猫不吃蛋糕”开启了快速扩张模式。 2018年11月,业务范围覆盖10个城市,用户突破500万。 截至目前,《熊猫不吃蛋糕》号称在24个城市拥有超亿用户体验,并已入驻北京、广州、深圳、成都、长沙、武汉、厦门等城市。

与“熊猫不吃蛋糕”类似,互联网烘焙品牌近年来集体沉寂。 从行业来看,盈利难、增长难是困扰大多数传统互联网烘焙品牌的一大痛点,有两座绕不过去的“大山”。 一是分销成本,二是获客成本。 2018年5月,烘焙O2O品牌香爽面包在融资前因资金链断裂而停止运营,后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 2020年12月,网红蛋糕品牌“贝斯克”多地经营异常,次年母公司申请破产清算。

杨振华2021年11月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熊猫不吃蛋糕”的做法是基于不同场景进行创新,找到使用场景体验中未满足的痛点,而组织能力和跨城市配送人员管理,则是“熊猫不拿蛋糕”的一大竞争障碍。 在融资方面,杨振华当时表示,《熊猫不吃蛋糕》有上市时间表,上市的目的是为品牌背书,给团队一个阶段性的业绩交代。

时至今日,“熊猫不会走路的蛋糕”仍未能如期上市,但等待的却是与“贝思克”同样的命运。 杨振华在给员工的“道歉信”中表示,自己的盲目乐观、决策失误以及对疫情和市场的误判,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拖欠工资、负债累累、停业、个人破产。 。 两年多的时间里,他抵押了自己所有的车库,向该公司借款超过2000万元,并让其法定代表人姚秀华也向该公司借款700万元。 “但由于管理、决策、疫情等内外部原因,我们还是没能拯救公司。” “由于我之前的钱已经花光了,我个人无力偿还债务,我建议你尽快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

“熊猫不走蛋糕”创始人杨振华的道歉贴发布在员工群里。受访者提供

李总认为,“熊猫不吃蛋糕”之所以走到现在的境地,与公司盲目扩张、粗放管理有很大关系。 “熊猫不吃蛋糕”每到一个城市,往往会在前期采取各种优惠、补贴的方式来开拓市场、获取新客户,导致没有利润甚至亏损。 向北扩张的时候,在上海、北京这样的城市,我们前期经常要面临高租金、低定价、低销量的问题。 此外,疫情期间销量进一步萎缩,运营成本居高不下。

从内部管理的角度来看,李总认为,《熊猫不吃蛋糕》自融资以来一直“铺张浪费”,缺乏精细化管理。 “以前,我们开设生产场地时,无论租金多高,都能得到批准。在深圳的四个仓库中,坂田仓库的租金是最贵的,每月6万多元。直到去年八九月份,我们才开始压缩成本,增加成本,结果仓库搬到了仅800米的地方,现在每个月的租金只有一万多元。以前的同事猜测之前6万多元的租金都被灌了水。”

杨振华3月18日回应新京报记者表示,公司制定2021年发展规划时,并没有想到疫情会持续下去。 在营收和增长未达到预期的情况下,公司仍在加大宣传投入,并开始控制成本。 银行开始不考虑现金流安全而抽贷。 2022年下半年,消费领域不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加之上市政策收紧,投资机构对“熊猫不吃蛋糕”失去了兴趣。 至于是否还有希望重启运营,杨振华表示,“目前有几个振兴计划或者解决目前困难的方案正在讨论中。”

新京报首席记者 郭铁

编辑李艳

校对刘宝庆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