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营销 > 正文

为什么你越是专家,你就越不可能说人类语言?

专家不会说人类语言。

这是大多数人的印象。

专家的演讲和文章中有太多生硬的术语和奇怪的概念,让我们感到困惑。

甚至有人说他们是故意的。 如果每个人都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他们就会失去专家的权威。

事实上,大多数专家并不是故意这样做的。 他们只是不知道他们所说的不是人类语言。 为什么会这样呢? 《风格感》一书的作者史蒂芬·平克(Stephen Pinker)对此做了最好的解释。

史蒂文·平克本人就是一位专家。 他是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著名认知心理学家、语言学家。 他也是一位科普作家,他的作品堪称经典。

《风格感》这本书不是一本科普书,而是一本写作指南,专门教你在写文章,尤其是科普文章时如何“说人类语言”。

为什么人们越来越不能说人话了? 我们必须理解三个概念:知识的诅咒、组块化和功能固定。

知识的诅咒

有本书叫《知识大迁徙》。 作者威廉·庞德斯通是美国著名知识作家。 这本书描述了他对美国人民知识水平的观察。

有两个小调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三个图标大家一定很熟悉。 我们总能在手机、电脑、iPad上看到它们。 庞德斯通利用这些图标对美国大学生进行了一项调查。 他们不是普通人,而是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人。 对于教育行业的大学生群体来说,右边的比例是多少? 这是不认识该图标的人的比例。

25%的大学生不认识“WiFi”图标。

48%的大学生不认识“搜索”图标。

60%的大学生不认识“分享”图标。

下面这张图就更有趣了。 它是您在车站和机场经常看到的指示图标。 书中的图标是美国的,我把它们改成了中国常见的。

17%的人不知道“禁止通行”,

42%的人不知道“急救”。

最可怕的是,95%的人不认识“出口”图标,不知道美国民众是如何逃出机场的。

这两个例子说明,很多我们认为已经普及的知识并没有被那么多人掌握。

一旦你掌握了某种知识,你就无法理解那些没有掌握这种知识的人是如何思考的。

这被称为“知识的诅咒”。

日常生活中你可能会有这样的时刻,无论是辅导侄子作业,教朋友开车,还是在公司带领新员工,难免会有这样的时刻,你会觉得我把这件事解释得这么清楚了。清楚地。 为什么你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时候,就是“知识的诅咒”。

一种知识就像一条大河。 对于过了河的人来说,回头看并不困难。 站在河对岸,他无法理解那些还没有渡过河的人所看到的困难。

就像我们无法理解95%不认得出口图标的美国大学生是如何逃离机场的一样。

那些不会说人类语言的专家真的知道他们说的不是人类语言吗? 是的,因为“知识的诅咒”,他们真的不知道。

如何打破知识的魔咒? 靠自己是没有办法的。 唯一的方法是从读者的世界获得反馈信号。

将您的手稿展示给与您的目标受众相似的读者,看看他们是否理解。

这方面做得最好的人就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

白乐天每次作诗,都会请一位老妇人来解读,​​并问道:“你懂吗?” 如果女人说明白,她就会记录下来;如果女人说明白,她就会记录下来。 如果她不明白,她就会改变它。

白居易写完一首诗,就会读给一位老太太听。 如果那位女士能听懂的话,就算完成了。 如果夫人听不懂,白居易就写得通俗一些。

白居易的文笔,你值得拥有。

分块

人的记忆力是有限的。 实验证明,大多数人一次只能记住 7 个项目。 就好像我们的大脑里只有7个抽屉。 一旦填满,就很难再填满了。

例如下面有14个字母。 你可以尝试一下。 一次性记住它们是非常困难的。

C、P、U、I、C、B、C、W、I、N、F、I、F、A

但没有人规定大脑的每个抽屉只能放一个字母,所以我们可以将这14个字母分组:

CPU:计算机的中央处理单元; ICBC:中国工商银行的简称,被网友戏称为“爱不爱”; WIN:Windows操作系统的缩写; FIFA:国际足球联合会的缩写,也是一款特别好玩的产品游戏。

这样,我们只用四个抽屉就可以将这些字母装入我们的大脑中。

这个过程称为“分块”。

大多数提高记忆力的技巧背后的原理都是分块。

我是一个出门就容易忘记事情的人。 后来朋友教了我一招。 我只需要记住“伸手拿钱”,就是身份证、手机、钥匙、钱包,出门前检查一下,这样就不会忘记什么。 。

你看,这就是“分块”。 原本需要四件东西占据大脑的四个抽屉,现在只需要一个抽屉。

组块不仅是提高记忆力的技巧,也是人类沟通信息、传递智慧的最佳工具。

当我在学校的时候,无论学习哪一科,我都必须背无数的术语。 这些术语是知识的“组块”。 如果你想在自己的电脑上传输一个文件给别人,往往会先制作一个压缩包,因为文件很小,可以快速传输。

无论是术语还是缩写,这些“分块”都是知识的压缩包,提高了人与人之间传递信息和智慧的效率。

但如果对方收到压缩包却无法解压,那就麻烦了。 你还需要把解压软件给他,等他安装好,然后再打开压缩包,这会花费更多的时间。

这就是专家使用术语与普通人交流时所发生的情况。 每当他抛出一个术语时,就像给我们传递了一个压缩包,而没有安装解压软件。

那么,他难道不知道我们无法解压吗?

不知道。

因为“知识的诅咒”。

怎么解决呢? 有两种方法。

第一种方法仍然是打破“知识诅咒”的方法。 将稿件展示给与目标受众相似的读者,看看他们是否能理解。

第二种方法是自带解压软件。

例如,当某个术语第一次出现时,使用其全名,后跟“以下简称XXX”。

或者在书的末尾包含“缩写词列表”或“术语表”。

功能固定

心理学上有一个经典的实验:老师给每个学生一支蜡烛和一盒图钉,要求他们把蜡烛固定在墙上,蜡不能滴到地上。

每个人都想尽办法用图钉把蜡烛钉在墙上,但都失败了。

正确的方法是清空图钉盒,将盒子钉在墙上,然后将蜡烛放入盒中。

大多数人没有发现这种方法,因为他们认为盒子只是用来装图钉的,而不是一个独立的物品。

这种关于事物功能的刻板印象被称为“功能固定”。

互联网产品经理有一个经典的抱怨:

对于拿着锤子的人来说,一切都像钉子。

这也是一种“功能固定”。

专家经常犯这个错误。 他们对术语和概念有这样的刻板印象,认为没有术语和抽象概念就不可能进行交流。

久而久之,“说人话”就变得不可能了。

例如下面三句话

参与者在良好至极好的隔音测试条件下参加了考试。 机场及其周围的管理行动无助于降低飞机在起飞和降落时被鸟类撞击的风险。 食物摄入模式与体重指数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

显然可以说

我们在安静的房间里组织学生考试。 在机场附近捕捉鸟类并不会减少飞机起飞和降落时与鸟类相撞的次数。 吃得越多,就越胖。

术语和抽象概念显然有助于我们提高沟通效率,但“功能固定”却让它们被滥用,让沟通变得更加困难。

至此,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在某个领域越是专家,我们就越不能够用通俗的语言与大众沟通。

因为“组块”,他在学习过程中使用了大量的术语、缩写和抽象概念,这大大提高了他的学习效率。

然而,他在这个领域停留的时间越长,他对术语的“功能固定”就会越强,他就越不愿意在没有术语的情况下进行交流。

由于“知识的诅咒”,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些术语和抽象概念让他与公众沟通变得更加困难。

作为一名普通读者,想清楚这个问题后,我很佩服那些努力让科普变得更有趣的科学家。

相当于他们跋山涉水去探索。 人越好,走得越远。 而他们愿意孜孜不倦地回到我们身边,然后帮助我们再次走完这段旅程,让我们能够看到山。 一侧的风景。

比如伽莫夫的《物质世界历险记》就是这样。 他能用有趣的故事和流行的事物向我们解释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前沿概念。 这确实不容易。

强烈向大家推荐这本书。

作为一个作家,想清楚这个问题会对你更有帮助。

时时审视自己,看看自己是否陷入了“知识的诅咒”。 这不仅仅是增加自己文章的阅读量那么简单,更是一种让自己以更开放的心态面对他人、面对世界的修行。

正如史蒂文·平克所说:

始终努力摆脱自己狭隘的思维,发现别人的想法和困惑。

虽然这并不一定会让你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但它将成为对他人持久善意的源泉。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