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营销 > 正文

你的情感难题,罗永浩、蔡康永和李诞能解开吗?

整整一年前,罗永浩在抖音上开启了自己的第一次直播。 这场首秀就吸引了无数关注,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0万,成绩也相当惊人,总销售额超过1.1亿,打破了当时抖音直播带货的销售记录。

老罗为自己进入直播领域留言:“基本上不赚钱,只交朋友。”

△老罗一年前就想“交朋友”

如今,定位为交友科技首席推荐官的罗永浩在抖音上拥有超过1600万粉丝。 产品展示橱窗中不乏国内高科技产品,这也延续了公众对罗永浩“工匠精神”的既有印象。

老罗在抖音视频的创作中,经常利用情节反转来达到幽默的效果。 他的形象一秒从“大佬”变成了“胆小鬼”,老罗的粉丝们对此感到非常高兴。 在宣传直播一周年活动的视频中,罗永浩坐在八角拳击台上,盘腿声称要打破自己的纪录。 镜头一转,他就被清洁工骂没有脱鞋。

当粉丝以为这段幽默视频暗示老罗将继续孤军奋战时,他甚至在4月1日一周年直播期间拉黑了好友李丹、蔡康永、杨力、胡兰,直播间变成了聊天室里,除了感情问题,他们没有谈论任何其他事情。

这一次,罗永浩改变策略,把去年的“单口喜剧”销量变成了大型社交群聊。 一年前刚刚起步的老罗还没有完全适应直播环境,甚至还出现了说错品牌名的“直播事故”。 但今年,他可以轻松地与用户互动,同时与其他连麦嘉宾有说有笑。 老罗创新使用的情感聊天室或许是一种可以长期使用的新模式。

0/1

他想和你做朋友

直播的内容其实无非就是表演和聊天。 表演并不是罗永浩的强项,但聊天对于罗永浩来说自然是非常熟悉的。 只是这位“中国第一代网红”的创业故事和情感早已为大众所熟知,再谈也未免太过重复。 真正想和用户交朋友,就得聊普通朋友会说的“琐事”——个人情感。

创业者失败后重新开始的励志故事总是与亲密的合作伙伴有关。 罗永浩曾承认自己欠下6亿债务。 庞大的数字背后不得不提的是他的妻子,她是他努力还债的精神支撑。 老罗说,只有傻子才会娶嫌贫爱富的女人。

△老罗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夫妻关系

老罗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形容,称妻子的气味就像“治疗药”,就像“吸猫”。 网上的人都知道他脾气非常大,但是面对妻子却很少发火。 老罗说:“我和老婆在一起一两年,她才发现我是个脾气不好的人,这也让我害怕。” 一跳。”

短短几句话,就已经让罗永浩的情感世界显得层次丰富。 资金流向问题逐渐退出舆论场。 钱不再是一个烦恼。 又到了和老罗聊感情话题的时候了。

在回应网友与李丹、蔡康永等嘉宾的感情问题时,老罗面临着一些特殊的日常烦恼——比如如果父母催我结婚怎么办? 如何接受自己暗恋的女神其实崇拜别人? 如果七年的感情破裂了,我又无法摆脱,我该怎么办? ETC。

这些问题不仅是大众在酒馆与朋友聊天时常讨论的话题,也是从小听情感广播的听众们耳熟能详的。 无论是南方的万枫,还是北方的叶问,这些年在节目中被他们教训的“痴男怨女”不计其数。 罗永浩并没有复制情感主播接听听众电话的模式。 同样的情感烦恼,几个人在聊天室里一起讨论。 不仅不会有被教训的感觉,老罗和他的朋友们之间还流传着观点和故事。 与此同时,陪伴感也随之增强。

0/2

健谈的老罗谈感情

没有单口喜剧

脱口秀专业演员善于观察生活细节。 蔡康永有教授情商课程的经验。 公众熟悉几个人谈论人际关系的方式。 他们能扮演情感导师的角色,因为金句频出。 蔡康永回应了网友的提问。 有人问:“和女孩约会时不会说话怎么办?” 他没有回答讲话的要点。 相反,他提出最重要的原则是“倾听对方的意见”。 当有人问“我年纪大了应该结婚吗?” 网上出现了李诞经典的搞笑式回答:“这个东西比较贵,不要盲目体验。”

很少在公开场合表达个人感受的老罗就像聊天室里的一面镜子,反映着用户的疑问,与受到困扰的普通人站在一起。 听了蔡康永的回答,他有一种难得的获得感,“我现在四十多岁了,很少有人能教我什么了。” 这是用户很少见到的软性突破,或者说,老罗塑造了另一个维度的公众形象——耐心、宽容、踏实。

△老罗在社交平台上的官宣

目前比较常见的直播形式被称为“主播模式”。 一两个主播控制整个过程,然后以单一且随意的方式与评论互动。 多人聊天在传统电视行业更为常见。 早期的“强强三人行”和现在的“圆桌派”都是以窦文涛为核心。 每期聚焦不同话题,各界朋友各抒己见、平等聊天。 对于很多观众来说,深夜必须听到梁文道、马家辉、窦文涛一起大笑,才能安然入睡。

最近,播客又掀起了一股热潮,热门播客往往都是聊天室模式。 无论是关于书籍的《有限文化》,还是经常讨论女性问题的《随机波动》,都是三到五个主播同时制作的。 上下班时,在聊天室里不受限制地聆听别人的声音,对于很多都市白领来说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人们对聊天室中产生的内容有着天然的亲和力。 如果距离合适,表达者就会放松下来,更接近日常状态。 内容制作者的懈怠状态会直接影响到观众。 如果这一切都能去掉剪辑,以直播的形式呈现出来,那就是一个进步了。

直播本身的同步互动也大大增加了观众的参与感。 如果说剪辑后的视频上飞过的弹幕是网友的二次创作,那么在聊天室模式下,用户可以影响嘉宾的话题,为直播过程增添了不可控因素,变得更加有趣。 当然,对直播主播的语言能力和控场能力也要求较高。

0/3

不需要正确答案

交谈并治愈

有一些话题是我们和朋友相处时不可避免要讨论的,比如原生家庭和爱情发生冲突时该怎么办? 公众人物出于形象要求,很少谈论此事。 诸如“我喜欢的男朋友我父母不喜欢,没有父母的经济支持我们无法在大城市立足,我该如何与父母沟通?”之类的问题。 出现在直播中。 观众自然期待罗先生和他的朋友们给出超越一般建议的答案。

这个问题涉及到很多更深层次的问题,更适合聊天室的嘉宾作为第三方提出——什么是婚姻? 爱情和经济条件有什么关系? 什么是真正的独立? 如何才能从亲密关系中获益而不是受到伤害? ETC。

△ 在聊天室与粉丝交流

在回答问题时,胡兰并没有指责父母干涉,也没有强调金钱在婚姻中的绝对地位。 他说:“你的父母一定很对不起你,他们阻止你是因为他们考虑到了风险。如果你把所有这些风险都考虑清楚了,如果你还想和她在一起,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他用同理心的逻辑将自己置于父母的角度,但他也将与爱人一起生活的愿望置于财务风险之上。 聊天室提供的轻松氛围可以给习惯于开玩笑、发表离谱评论的单口相声演员提供缓慢而自然地表达自己观点的机会,并且可以揭示出一些超越喜剧语言的更深层次的内容。 。

根据主播的说话风格,将情感问题放入抖音聊天室的直播间,可能会产生哲理回应、幽默拆解、分享主播自己的故事。

然而,情感问题很难得到完美的答案。 情感逻辑与工程思维完全不同。 目的和结果往往并不重要,讨论本身才是最重要的。 找到一个平等对话的氛围,脱离被评判、说教的环境,让自己的声音被清晰地听到,聊天或者看聊天本身就是情感治愈的开始。

罗永浩在直播中不仅能收获更多网友的喜爱,观众本身也能与与自己情感观相近的人互动。 聊天室言论自由的氛围本身也提供了另一个公共社交平台。 。 无论你是听明星聊天、加入明星聊天,还是想找到志同道合的人,聊天室模式的直播间都是一个全新的选择。

在抖音工作了一年,卖硬核商品和幽默视频后,罗永浩突然心不在焉,决心什么都聊,不谈情感。

看完直播,你想和你的“朋友”老罗结下深厚的友谊吗?

(部分图片来自抖音)

策划:三联创意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