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营销 > 正文

供应链之马太效应,上下游的“贫富差距”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纺织行业行业利润同比增长1.9%,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制鞋行业同比增长2.2%同比增长缓慢且略显疲软,显示出小幅增长的主要动力。 推动力或仍受益于我国疫情扎实控制和实体经济复苏的“及时雨”。

我国服装制造业目前正在经历横向分化。 对于那些主要从事初加工和来料加工的中小企业来说,情况并不乐观。 行业利润逐渐向龙头企业靠拢。 规模、品牌溢价、营销实力等因素都是纺织服装行业中小企业难以跨越的差距。

另一方面,拥有市场最终话语权的品牌未必能体会到中上游原材料和制造环节中小企业的焦虑。 毕竟,李宁(02331H)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其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65%,报喜鸟(002154.S)营业总收入排名第三2021年第四季度同比增长12.47%,安踏体育(02020.H)2021年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12.47%。 上半年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55.5%。 通过借壳上市的海澜之家(600398.S)2021年第三季度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20.2%。 对比行业整体的疲软状态和下游各大品牌的快速增长,不禁让人感叹中上游制造企业充其量只是品牌的“打工者”。

行业利润下降3.5%的食品制造业呢? 众所周知,食品行业原材料的利润一般达到10%-30%,这在很多行业中都算是相当可观的利润了。 尽管如此,供应商仍然获得了微薄的利润。

近日,有人在微博上晒出了海底捞某店的菜单。 半份土豆13元,相当于1.5元一个。 一碗米饭7元钱。 毛血旺已经从一年前的16元半份涨价了。 到22元,自助小吃11元。 底下网友调侃:海底捞涨价报复! 即便海底捞官方道歉并将价格调整回原价,其中隐藏的利润缺口也值得探究。

(图片来自2021年11月5日海底捞官方微博)

根据我国《2021年10月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1.5%、环比上涨0.7%》数据显示,2021年10月,我国居民食品消费价格同比下降1.7%今年1月至10月,表明食品价格有所下降。 ,海底捞却反其道而行之。 排除一些单价较高的大米品类,假设普通大米售价为每公斤3.5元左右,一公斤大米大约可以煮6碗饭。 如果价格是7元一碗,一碗海底捞米饭的成本还低于原料成本。 利率在1200%左右。 考虑到长期供应商的价格优惠以及服务过程中实际供应的大米量,有可能1200%的数据仍然是保守估计。 这波“品牌溢价”真得双击666!

本文的这一部分就到此结束。 也许你每天都能看到媒体如何报道各大品牌的事迹,但供应商在公众面前表达自己感受的机会确实不多。 最后,我想套用一位从事广告材料制作的朋友的一句话:“努力了半年,最后还是个失败者!” 供应链上的贫富差距在数据面前暴露无遗。

02 寻求灵活性以获取利润

面对日益严重的“马太效应”,面对上下游贫富差距逐渐拉大,面对终端消费者的热烈怀抱,面对诱惑为了提高品牌溢价的利润率,一些公司正在从幕后跳到台上。 之前,他们试图通过灵活性来变得更强。

为品牌打工已经不能满足一些企业的野心了。 说到近年来哪些趋势能够创造遏制“马太效应”的机会,人们很容易想到直播。

你可能无数次听到屏幕上的主播,孜孜不倦地劝告消费者:“工厂拿货,一手货源,价格最低,时间一去不复返”。 以及其他类似的话。 是的,越来越多的幕后企业看准了直播的商机,实现了自研、生产、销售的发展道路(当然,中间可能还是有中间商的)。

据公开统计,2021年前5个月新增电商企业(含直播电商模式)多达46.41万家,同比增长35%,预计将达到新高。 其中,不乏不少传统工厂纷纷涌入直播带货。 此外,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企业直播市场规模达90.8亿元,B端用户超过120万。 预计2025年中国企业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266.3亿元,用户数量超过270家。 万。 企业直播自播成为传统工厂的又一根“救命稻草”。

(擅长选厂的主播李佳琪)

各行业领先品牌背后的供应商可能会受到风险考虑的限制,不会冒着抛开与甲方合作的风险去尝试自播销售的形式。 但对于那些饱受品牌傲慢态度之苦的中小企业来说,谁能保证他们不会破罐子破摔呢?

事实上,早在传统工厂上台直播卖货之前,就有企业开始规划OBM路线(自研、自产、自销)。 然而,与更容易、更简单的OEM(一般是缺乏核心技术的OEM)和ODM(具有研发设计能力的OEM)模式相比,许多上中游企业本身不具备品牌建设、营销人才、销售渠道的优势,使得下游企业说了算的僵局很难打破,OBM往往成为纸上谈兵。

综合来看,比亚迪在汽车行业是国内OBM模式的成功范例之一。 比亚迪成立于1995年,最初只是一家电池供应商。 2003年前后,比亚迪收购了吉驰汽车模具和秦川汽车,并在上海建立了研发中心,标志着汽车品牌正式走上了“自主知识产权”之路。 。

(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图片来自比亚迪官网)

像比亚迪这样实力雄厚的企业,也凭借秦川汽车等原有的品牌基础,顺应了成功突破供应链上下游的“阶级命运”。

供应链马太效应造成的贫富差距也如同社会的阶级命题,两者相互影射。 比如,在社会转型的背景下,面子、收入、自由、机会等因素交织在一起,一些年轻人宁愿去二流餐厅当服务员,也不愿意挤进生产线。一流的工厂。 。 因为也许可以出去尝试一下。 如果年复一年地留在工厂里,就只能指望刮彩票发财了。

诚然,面向C端的下游品牌需要付出更多的营销成本和服务成本。 如果不给供应商更多的肉,让市场扩大“贫富差距”,那么前排的人受到的影响最大。 这将是物理制造。 我国出生率首次降至10%以下。 未来,人口红利将不复存在。 智能化、自动化等手段能否有效抵御冲破制造业劳动力大坝的“猛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概念人,36氪经授权发布。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