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营销 > 正文

鲁政委:中国绿色产品出口竞争力分析

作者:蔡启胜、郭于伟、鲁政委(鲁政委为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

本文考察了中国绿色产品出口竞争力。 本文运用出口份额、显性比较优势、出口中心度和出口枢纽度四个指标从不同角度分析中国绿色产品出口竞争力。 本文还基于上述指标构建了反映各国绿色产品综合竞争力的指标。

本文发现,近年来我国绿色产品出口竞争力持续增强。 中国绿色产品出口份额在全球保持领先地位。 具有出口比较优势的主要绿色产品数量不断增加,在绿色产品出口网络中占据核心地位。 世界对中国绿色产品出口的依赖也在增加。 从综合竞争力指标来看,中国在全球绿色产品出口竞争力排名中位居第一,相对其他国家的竞争优势日益凸显。 中国在热能管理和可再生能源产品方面具有更加显着的竞争优势。 随着中国在电动汽车行业的快速崛起,中国在清洁或节能产品领域的国际竞争力正在逐步增强。 绿色产品日益成为我国国际竞争新优势的源泉。

在当前全球环境污染、气候变化等问题日益严峻的背景下,实现经济发展绿色转型是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全球主要经济体纷纷启动碳中和目标,表明以能源转型和节能减排为特征的绿色产品将在全球贸易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随着我国绿色发展战略的不断推进,近年来我国以新能源产业为代表的绿色产业不断提质增长,绿色产品或将成为我国国际竞争新优势的源泉。 本文旨在通过构建多种绿色产品出口指标来考察我国绿色产品的出口竞争力,为评估我国绿色产品当前发展水平、判断未来绿色产品出口前景提供数据支撑。

1、数据处理及指标说明

1.1 数据处理

目前绿色产品的定义尚无统一的国际标准,其定义主要依靠国际组织和机构发布的环保产品清单。 国际上较有影响力的名单有APEC名单、OECD名单和WTO名单。 制定各清单的主要目的是推动各机构成员国对环保清单上的产品实施贸易自由化措施,促进绿色贸易发展。 其中,OECD(2014)对世界各地不同的环保产品清单进行了比较分析,并将其合并形成包含255个HS6位代码的产品清单[1]。 该清单根据产品用途将产品分为:空气污染控制、土壤和水体的清洁或修复、清洁或节能技术和产品、环境监测分析和评价设备、基于最终用途或处置特性的环保产品、热能以及能源管理、固体和危险废物管理及回收系统、可再生能源、降噪、废水管理和饮用水处理等共10类环境相关产品。 本文对绿色产品的定义主要以此清单为基础,并进行了一定的删减。 由于该清单中的降噪和废水管理及饮用水处理产品含有大量钢基材料,因此这两类产品被排除在本文选取的绿色产品之外。 同时,部分产品不同年份HS编码定义差异较大,导致贸易数据波动较大。 本文也不包括此类产品 [2]。 最后,本文选取的绿色产品目录共包含194款HS6位产品。

本文使用的主要数据有:cepii-baci数据库2010年至2021年全球双边产品贸易数据以及中国海关总署2010年至2021年发布的中国与全球其他经济体产品层面的进出口贸易数据。 2016年至2022年[3]。 我们首先将上述6位HS编码的绿色产品转换为各年份对应的HS编码版本,然后与各年份的贸易数据合并,得到各年份全球绿色产品的详细贸易情况。

1.2 指标构建

为了全面衡量我国绿色产品的出口竞争力,我们借鉴陈长生等人的经验。 (2022)和崔晓敏等人。 (2022)分别采用出口市场份额、显性比较优势(RCA)、出口中心度和枢纽度衡量我国绿色产品。 出口竞争力是在不同纬度衡量的。

出口市场份额是指一国某种产品的出口额占该产品全球出口总额的比重,反映一国某种产品出口额在全球市场中的总体地位。

二、中国绿色产品出口现状

近年来,我国绿色产品贸易快速发展,出口规模不断扩大。 2022年,我国绿色产品出口额将达到3183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106.4%。绿色产品占我国出口总额的比重也在稳步提升,从2016年的7.4%上升到2022年的8.9%。同期,我国全部商品出口增速为71.3%,其中绿色产品出口增速明显高于我国总体出口增速。 中国绿色产品进口增长相对缓慢。 2022年中国绿色产品进口总额为1051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36.6%。中国绿色产品贸易顺差逐年扩大。

从出口结构看,可再生能源产品是中国最重要的绿色出口产品类别,清洁或节能产品和技术近两年发展迅速。 自2016年以来,可再生能源产品已占中国绿色产品出口的40%以上,2022年出口总额将达到1342亿美元。其中,光伏电池、静态转换器、功率控制器、电机等太阳能和风能产品发电机零部件出口量位居前列。 近年来,随着中国在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快速崛起,新能源汽车出口带动了清洁或节能产品和技术出口快速增长。 2022年,此类产品出口额将达到493亿美元。 其中绿色产品出口比重提高至17.1%,位居第二。 其他类型的产品中,2022年供热和能源管理产品的出口额将达到488亿美元。LED光源和其他电灯是该类别的主要出口产品。

从具体产品来看,光伏组件是我国出口额最高的绿色产品。 2022年出口额达423.8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154.4%。出口额第二大的产品也属于光伏产业链,为静态转换器,出口额为343.3亿美元。 第三大产品是电动汽车,出口额200.9亿美元。 对比2022年和2016年出口前十大绿色产品,可以发现两个更显着的特点。 一是我国光伏、风能产业链产品出口规模进一步扩大。 二是绿色产品出口结构进一步向高新技术产品集中。 电动汽车在我国出口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而LED灯、自行车等技术含量较低的产品地位正在逐渐下降。

从出口市场来看,美国、荷兰、德国、日本是我国主要出口目的地。 美国仍是我国绿色产品出口的最大消费国。 2022年,我国对美国绿色产品出口370亿美元。 其中,最重要的出口产品是静态逆变器、LED灯和其他电灯。 灯具及灯具产品仍占较大比例。 巨大的比较。 与此同时,我国对德国、荷兰绿色产品出口近年来快速增长,2022年较2019年分别增长97.4%、222.6%,光伏产品是出口增长的主要动力。

中国绿色产品出口市场呈现多元化趋势。 如果用前十大出口目的地计算我国绿色产品出口赫芬达尔指数,2016年、2019年和2022年这一数值分别为55.8、52.0和47.3。 我国绿色产品出口市场集中度呈现逐年下降趋势,绿色产品出口市场不断扩大。

三、我国绿色产品出口竞争力分析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用数据简要介绍了中国绿色产品出口的现状。 进一步,本文将结合全球绿色产品双边贸易数据来考察中国绿色产品出口竞争力,以更全面地反映中国绿色产品出口竞争力。 在全球市场中的作用。 由于构建产品竞争力指标需要使用世界各国之间的贸易流向数据,因此本部分我们使用cepii-baci全球产品级贸易数据库,样本年份为2010-2021年。

3.1 出口份额

从绿色产品出口份额来看,中国在全球绿色产品出口份额中保持领先地位,且领先优势正在逐步扩大。 我国绿色产品出口占全球绿色产品出口总额的比重从2010年的16.6%提高到2021年的20.5%,这一比例领先排名第二的德国,从2010年的2.4个百分点提高到6.9个百分点。 。

从我国不同类型绿色产品的出口份额来看,供热及能源管理产品全球市场份额最高,2021年达到38.6%。此类产品中,我国的市场份额优势主要集中在节能灯。 例如,我国LED光源吊灯和其他LED光源照明装置的出口份额分别为63.6%和58.1%。 在供热和能源管理产品中的保温材料方面,中国的出口份额相对较低。 例如,我国聚氨酯聚合物泡沫板和中空玻璃组件的出口份额约为13%。 我国可再生能源产品出口份额逐步提高,从2010年的20.5%上升到2021年的27.1%。此外,环境监测、分析与评估设备、大气污染治理和化肥水管理产品的出口份额也呈现增长趋势。稳步上升,2021年分别达到11.7%、14.8%和18.8%。

此外,我们通过份额分析来考察特定产品的出口竞争潜力。 我们首先计算出2021年和2019年中国各绿色产品出口份额的差异,同时也计算了2021年和2019年各绿色产品的全球出口增长率,以及各绿色产品之间增长率的差异。花了两年的时间。 我们以出口份额差异为横轴,出口增速差异为纵轴,从而形成了衡量我国绿色产品出口竞争潜力的坐标系。 如果该产品落在第一象限,则意味着在中国该产品在全球市场的出口份额不断增加的同时,全球对该产品的需求也在增长。 该类产品的国际市场前景与我国的出口优势相符。 其中代表性产品有电动汽车、液化空气机等。此外,出口额最大的产品,如光伏组件、静态变流器等也位于第一象限。 中国在全球需求旺盛的绿色产品方面具有显着的积极竞争优势。 第二象限的产品是那些全球需求不断增长而中国出口市场份额不断缩小的产品。 我国该类产品的市场竞争力相对较弱,但该类产品具有一定的增长潜力。 第三、第四象限的产品全球需求呈下降趋势,中国很难进一步扩大该类产品的出口。

3.2 显示性比较优势

中国绿色产品出口比较优势明显。 自2010年以来,我国绿色产品出口RCA一直大于1。从变化趋势来看,2014年以后我国绿色产品出口RCA略有下降,但2021年将出现明显反弹。

我国出口具有比较优势的主要绿色产品数量不断增加。 如果将每年位居全球出口额前50名的HS6编码绿色产品视为主要绿色产品,则我国在主要绿色产品出口中取得比较优势的产品数量逐年增加,2021年达到24种。

3.3 出口中心性

通过构建全球绿色产品贸易网络,可以直观地展示中国在全球绿色产品贸易网络中的地位。 从出口中心度来看,中国、德国、美国是全球三大绿色产品出口中心。 在这三个国家中,中国绿色产品的平均出口中心度最高,并呈现逐渐上升的趋势。 德国出口中心度增长相对缓慢,美国则呈现下降趋势。 此外,我国各类绿色产品的出口中心度稳步上升。 供热和能源管理以及可再生能源类别的绿色产品具有最高的出口中心度。 其中,可再生能源产品的出口中心度增长最快,2021年较2010年增长79%。

从具体产品来看,中国是光伏组件、静态逆变器等光伏产品的核心出口国。 全球光伏产品严重依赖中国的出口供应。 此外,中国也是钢结构、气体过滤和净化器零部件贸易网络的中心。 在新能源汽车方面,德国的出口中心度最高,对于混合动力汽车来说这一优势更为显着。 中国在新能源汽车贸易网络中的中心地位主要体现在电动汽车上。 随着2022年和2023年中国电动汽车出口保持快速增长,中国在电动汽车贸易网络中的中心地位将进一步增强。

3.4 出口轴度

从出口支点来看,中国绿色产品出口支点逐步提升,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表明世界对中国绿色产品出口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 此外,中国在多种绿色产品出口方面傲慢程度最高,在热能管理、可再生能源以及更清洁或更节能的技术和产品方面具有更难以替代的出口地位。 德国在土壤和水的清洁或修复出口方面拥有最强的市场力量(主要产品是离心机及其零部件),而世界更依赖美国的环境监测、分析和评估设备出口。

四、中国绿色产品出口综合竞争力水平

在上一篇文章中,本文通过出口份额从不同角度分析了全球绿色产品的出口竞争力,揭示了比较优势、出口中心度和出口枢轴度。 为了进一步全面评估我国绿色产品的整体竞争力水平,我们借鉴陈长生等人的经验。 (2022)并根据上述分指标,采用熵权法构建全球绿色产品竞争力综合得分。 根据各国综合竞争力得分,对各国绿色产品出口竞争力水平进行排名。 排名结果如图16所示。

2010年至2021年,中国在全球绿色产品出口竞争力排名中始终位居第一。 与此同时,中国综合竞争力得分持续上升,对其他国家的领先优势正在逐步扩大。 中国在全球绿色产品市场上具有显着的综合竞争优势。 除中国外,德国和美国在绿色产品市场也具有较强的竞争力。 与全球大宗商品贸易格局类似,绿色产品出口格局也呈现出以中、德、美为中心的“三足鼎立”格局。 在绿色产品贸易格局中,中国作为一极的核心地位更加明显,绿色产品日益成为中国出口竞争力的源泉。

从产品类型来看,我国在热能管理和可再生能源产品方面具有显着的竞争优势,这两类产品的综合竞争力得分显着领先于其他国家。 此外,随着近年来中国厂商在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快速崛起,中国在清洁或节能产品方面的国际竞争力正在逐步增强。 此外,固体废物管理与回收、大气污染治理也是中国的优势出口产品。 在土壤水体清洁修复、环境监测分析评价设备两类产品中,我国出口竞争力相对较弱,而德国在这两类产品的市场竞争力最强。

参考

1.鲍德温,RE,2009 年,“辐条陷阱:东亚的中心和辐条双边主义”,韩国国际经济政策研究所,工作论文第 2009/28 号:51-87。

2.陈长胜、胡崔、徐伟,我国出口竞争力的评估与结构性挑战——2012年以来我国商品国际竞争力研究,《管理世界》,2022年第12期,26-38。

3. 崔晓敏,熊婉婷,杨盼盼,徐启元,全球供应链脆弱性度量——基于贸易网络法的分析,统计研究,2022年第39期,38-52。

笔记:

[1] 本产品清单的HS编码为2007年版本。

[2] 主要是液晶显示面板(HS901380)。

[3]除特别说明外,本文涉及的中国贸易数据均为中国大陆贸易数据。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