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营销 > 正文

试谈香港电影中的“九七情结”

CLC 分类号:J90-05 文件识别代码:A 文章编号:1006-026X (2013) 03-0000-01

香港是继美国好莱坞、印度宝莱坞之后的全球第三大电影制作基地。 如果与人口相比,香港的电影产量位居世界第一。 与此同时,香港这座城市又有着“充满矛盾的历史地位”①。 经过一个世纪的英国殖民统治,它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文化和大众心理发生了相当大的波动。 尤其是“1997”时期,“香港成为各种意识形态较量的地方”②。

情结,或者说情结,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解释为:心中的情感纠葛,内心深处的感情,如一种不解的情结,一种浓烈的思乡情结。 “1997情结”应该是指特定时间香港人回国时内心的复杂情绪和情感纠葛。 因此,“1997情结”适用于整个文化领域。 这种情结不仅存在于电影范畴,在文学、绘画甚至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话中也具有显着的特征。 电影中的“1997情结”尤为突出。 它不仅能用图像直接描述现实世界及其变化,以及公众心态的纠葛,而且能为这种表象提供视角、隐喻和解析。

那么,为何电影成为香港众多文化领域中“1997情结”最突出的体现呢? 首先,正是电影在香港的火爆,让《1997情结》成为了赢得观众、赢得票房的素材和良好卖点。 “电影作为最受观众欢迎的艺术形式,是香港人的客观现实和‘1997’的心态,这些都是电影自然而然、不可避免地捕捉到的。” ③ 其次,有一批很有思想的香港电影。 人在经历了港片新浪潮之后,也逐渐成熟了。 无论是类型片,还是“授权”的个人写作,他们都愿意将部分镜头投向现实,表达自己对现实的思考:要么是纯粹的叙事,要么是隐喻,要么只是关于现实的一两秒的关注。老香港的街道,蕴藏着电影人作为一个香港人的真挚情感。 最后,从香港电影史来看,20世纪80年代是香港电影的繁荣时期,各种类型的电影百花齐放,特别是吴宇森的“暴力美学”和徐克的古装怪兽片,在1992年达到顶峰当年周星驰六部电影每部的平均收入高达4000万元。 但到了1993年,台湾资金撤出,产量急剧下降。 好莱坞大片趁势抢占香港市场。 香港电影业开始奋力突围、寻求突破。

1984年12月19日,中英在北京签署《中英联合声明》,规定香港(即香港岛、九龙和“新界”)将于7月1日回归中国, 1997年,距离香港回归协议达成已经快30年了,“1997情结”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 当然,这种隐忧可能早就开始了,因为签署回归协议之前的比赛是必不可少的,但真正开始的时候却很难检验。 因为1989年帝国主义发动瓜分中国的狂潮时,中英签订的《关于扩大香港界址的特别条约》中包含了99年的租期,“1997综合体”就已经奠定了。 。 唯一的问题是这个时间限制是否有效。 ,当时很混乱,不清楚。 电影的“1997情结”可能“首先提到1984年香港电影新浪潮领军人物严浩导演的《归家》”④。

当1997年回归时,“1997情结”会结束吗? 答案是否定的。 但此时,“1997情结”已经部分改变。 也是对回归这一历史事件的一种复杂而纠结的情感。 由于回归的香港人对内地有了更全面的认识,所以未来的《1997情结》不仅提供了更多对回到不一样的过去的理解,也为之前的心路历程增添了一层反思“1997情结”。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开始梳理“1997情结”。 首先是对“香港回归祖国”问题的悲喜态度。 这也是“九七情结”的主体部分。

如上所述,影片“以香港儿童杂志主编朱珊珊回国潮汕探亲为线索,通过对朱珊珊之间复杂的怀旧、爱情、友情的刻画,李小松和阿珍,重点是认清人与人之间的亲情”⑤。这部电影所体现的漂泊者的情怀和陌生却又怀念故乡的心态,让我们看到了与内地一脉相承的香港。又如电影《老香港正传》,讲述了黄秋生饰演的一位香港老人向往北京的生活。电影是不言而喻的。

之所以说情结复杂,体现在电影中,就是一部电影里既有悲伤的态度,也有快乐的态度的描绘。 电影《去年烟花很多》中,这种期待回归的心态无疑体现在香港市民欢欣鼓舞迎接解放军的纪实镜头中。 然而,“殖民文化突然从母国文化回归,必然让香港人的忧虑和恐惧伴随着归属感”⑥。 在记录庆祝场面的同时,也记录了英籍华裔军人下岗失业后加入黑社会、抢劫银行的故事。 在我看来,香港人对回归内地的忧虑再次成为他们悲喜交加的中流砥柱。

回国忧虑是外部社会环境的混乱和巨大变化造成的; 另一方面,人们难以面对或适应现实,人心惶惶。 面对九七,前后互动,愈发激烈。

《古惑仔》系列、《暗花》、《枪火》系列等电影均由银河影业出品,表现外部混乱; 《九七极限》在表达人的状态的同时,更能形象地表达一种深深的恐惧和担忧。 例如,王家卫电影中的时间概念,如《一分钟朋友》《5月1日过期的菠萝罐头》,就反复出现在时间的限制和过期的隐忧中。 《前缀的诞生》以时间为叙事中心。 如果时间改变,也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随着香港回归,过去象征殖民统治的记号、标志、标志、痕迹,包括‘皇家’用语等,都一一成为历史——被清除、取代……很多英国业内机构和许多英国高级行业官员正在离开,一些行业不稳定,香港民众也产生了不安、紧张和恐慌的感觉。” ⑦ 就像张婉婷电影《玻璃之城》中宠物医生的俏皮话:“1997年后,人人都是同性恋”。

怀旧是香港电影的一大特色,香港电影人的怀旧已经成为一种集体意识。 用导演王晶的话说,他的很多电影其实都有他小时候对香港电影的回忆。 “1997”即将到来,怀旧成为记录香港历史事件、记录香港人精神、记录香港变迁的自觉之举。 香港人的怀旧之情越来越浓烈、越来越迷人。

电影《西鲁香》主要纪念粤剧大师孙马曾曾和他即将失去的玩伴和邻居。 电影《花样年华》最后的字幕:“那些逝去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布满灰尘的玻璃,看得见却抓不住。他已经错过了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突破尘土飞扬的琉璃,他会回到早已逝去的岁月。” 这里的“他”与其说是周慕云,不如说是王家卫。 电影《麦兜的故事》回顾了“抢包子”等一些香港民间体育运动。

“后1997”时代,香港人越来越注重仔细审视自己的精神和文化,不断反思过去认识的偏差。 香港电影人的偏执与真诚,让我们对“1997回归”前后的时光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换句话说,我们可以站在香港人的角度来思考这个举世皆知的喜事背后的原因。 变化与无奈。

“1997情结”在这里还远远没有被完全概括。 这种独特的集体情感,不仅体现了香港电影人的敏锐触觉,也展现了他们对香港这片土地的深沉热爱。 就像1997年回归当晚,当张婉婷导演听说陈果要注意拍摄绚丽的烟花时,她立即自发地拍摄下来,因为他们知道,一旦错过了这个重要时刻的记录,他们就永远不会能够弥补。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