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运营 > 正文

童话剧同质化高的陷阱:你听算法还是听观众?

观点总结

如果说2005年出现的《仙剑》就像刚从树上采摘的樱桃,不饱满却又鲜香,那么2021年的仙人偶秀就成了中央厨房统一的樱桃奶茶:原材料编码、包装送来的,工业糖浆一撒,有色无味。 遗憾的是,目前市场上流行的是樱桃味无糖气泡水。

2021年的夏天,最空调的就是暑期剧了。 即便是多年来一直是救援冠军的童话剧,也没有带来这种规模应有的人气。

刚刚完结的《永恒的绝尘》就是“空调”的典型代表。 腾讯的S+项目(通常投资3亿元起步),由三位黄金影后周冬雨担任主演。 这是“剧王”配置,对标显然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样的爆款电影。

其收视率还不错,累计观看量超过30亿(根据猫眼数据)。 不过,豆瓣评分最终稳定在5.4(约12万人评分),是一部有收视率但没有口碑的标准节目。 考虑到早期的投资规模,基本可以算是一次“突袭”。 也终结了2015年开始的暑期仙侠剧神话,业内甚至做出了悲观的评论:“仙侠已死”。

童话剧真的死了吗?

惯例会赢得人心,还是会失去人心?

当前语境下的“仙侠剧”应该更准确地称为“仙侠偶像剧”。

第一个成功的应该是2005年根据游戏改编的《仙剑奇侠传1》,李逍遥、林月如和赵灵儿建立了一套“白月光朱砂痣”的经典三角关系,这也指出了为后来者提供一条出路。 成功之路:情感红利。

下一个获奖者是2015年的《花千骨》。此后基本上每年暑期档都会安排一部热门仙侠偶像剧:2017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及2018年的《香蜜沉沉烬如霜》、2019年的《陈情令》。制作方显然已经逐渐总结出该类型的财富密码:知名IP+女低男高+三生三世轮回和施虐受虐。

仙偶剧17年的演变史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爱情进,英雄退。

从这一点来看,《永恒绝尘》有权利觉得自己很委屈:它是按照这个规则打造的专用产品。

剧情结构上,刻意增加了轮回、虐恋的比例。 原书剧情从《远古时代》女主角的第二人生“屋池”开始,直接抛出了书中“逆天改命”的价值观。 男女主角的行动目标都是为了拯救苍生。

但这部分内容直接搬到了剧版第18集。 前18集讲述的是两人前世神仙相爱的故事。 本来是原著中几乎简单提及的一段历史,却被精心写成篇章,显然是符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

人物设定上,古代有一位被低估的女主角(当然最后被揭露她有着高贵的身世),白珏,一个看似冰山却深情的男神,和《三生三世》、《香蜜》和《琉璃》一样。

从情感关系上来说,师徒俩从遥不可及到相互信任、依恋的过程,与《花千骨》中白如花与花千骨的师生关系十分相似。

我们来谈谈世界设定。 仙、人、魔的世界,鱼龙混杂。 仙人在轮回中就像儿戏。 很难找到具体的创作者。 只能说是各仙傀儡剧的共同努力。 “习俗”。

如果一定要说《千古绝尘》有新意的话,大概是提供了一位最不“仙女脸”的女主角——周冬雨有着一张写实的脸,与整个仙女氛围格格不入。 谓之违。

《永恒的绝尘》之所以能产生,是因为它之前有成功者,而它失败,是因为它之前已经有太多成功者。

难道这只是《永恒绝尘》的问题?

同期播出但更早的《遇龙》,结果更是惨不忍睹。 累计播放量8.79亿(猫眼数据),豆瓣评分3.7。 对比之后你会发现两部剧的卖点几乎是一样的:《千》的女主角拥有神的地位却没有相匹配的魔力; 《天龙八部》的女主角只是一个小丫鬟; 《千》的男主角拥有无边的魔力。 天哪,“龙”才是真正的龙王; 情感走向基本一致:男主默默守护女主三生,最后为她牺牲自己。 就连男主角的AI机器人演技也高度一致。

我们来回顾一下今年已经上线的一些神仙傀儡项目,公式还是一样:杨超越主演的《冲紫》,《师生情》+《轮回三世》; 鞠婧祎的《花容》,女主角凤凰转世,男主角是太阳神; 《飞向月球》,男主是恶魔,女主是他在人间选择的祭品,又一对师徒爱情……

仙傀儡剧高度同质化的背后,也是创新能力的逐渐丧失和市场意识的缺失。

如果说2005年出现的《仙剑》就像刚从树上采摘的樱桃,不饱满却又鲜香,那么2021年的仙人偶秀就成了中央厨房统一的樱桃奶茶:原材料编码、包装送来的,工业糖浆一撒,有色无味。 遗憾的是,目前市场上流行的是樱桃味无糖气泡水。

比密码更变幻无常的是时代。 比时代更变幻无常的是人心。

不冒险就没有不朽的英雄

研究仙侠偶像剧的发展史,必须关注一个节点:2015年。

今年,《仙剑奇侠传1》在豆瓣的评分只有7.9分,但自从《花骨头》火了之后,每推出一款热门仙人偶,《仙剑奇侠传1》的评分就会上升一个小的。 已经达到了目前9.0的评分,成为仙侠剧难以逾越的高峰。 以至于今年宣布翻拍《仙剑奇侠传》​​时,舆论都是负面的,并不看好。

因为《仙剑1》的成功,与其说是胡歌、刘亦菲等演员与角色的完美契合,不如说是时代的需要——后者几乎是无法复制的。

2005年,银幕上最受欢迎的电视剧是古典剧。 收视率前三名分别是《北京燕云》、《亮剑》和《大汉皇帝》。 他们身上有上一代人的厚重感,伴随着互联网长大的一代人一直在看着他们。 呼唤真正具有二维起源的作品。 经典游戏改编的《仙剑奇侠传》​​恰逢其时。

同时,2005年也是互联网赋能年轻一代的一年:百度上市、阿里巴巴合并雅虎中国、网民首次突破亿、超级女声投票成为这个夏天最热门的记忆。互联网公司的上市也创造了大量的财富新富,强化了“王爷、将军、大臣等”改变命运的本质。 《仙剑1》中穷小子的逆袭,是为这一代年轻人打造的梦想。

到了2015年,互联网已经成为巨头的游戏。 年轻人自嘲是“社会动物”,奶茶、甜宠剧才是日常生活的维持良药。 在这样的社会心理下,以《花千骨》为代表的“仙侠爱情剧”大行其道。 即使众神历经磨难,依然有才华的美丽和高贵来保护,而爱情并不靠磨合、追求和考验,而主要来自于命运。

但2020年开始,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不稳定感增强,年轻一代自发降低了欲望。 作为触感更加灵敏的商业前哨,修仙网络文学火了,简直就是被师父/师兄/男友牵着躺着赢了。 但影视剧讲的依然是“万年爱情”,又怎能不显得繁琐、过时呢?

2017年神木剧火爆的背后,其实反映了大众的“集体求索心理”:渴望存在但现实缺乏的理想、感情和生存状态需要得到满足和追忆。 仙侠剧、木偶剧这就是最好的载体。

原版《仙剑1》的成功就是因为领先一步,满足了这种集体心态。 它大胆尝试轻松的题材,聘请新人,甚至对原作进行了“修改”。 它也经历了一段艰难时期:从播出那一刻起,就被游戏迷骂为“修改”和“五毛特效”,被主流媒体批评为“过度游戏化”,甚至迫使编剧写一封长信解释他的改编想法。

最终,这个风险得到了回报,完成了口碑逆转。

但如果今天在算法指导下重拍《仙剑》,谁能想象李逍遥从笑骂小人物变成了高贵的冰山面仙人呢? 谁能想象,他和赵灵儿、林月如生活在一座中西合璧的天宫里。 呵呵,轮回虐恋?

回到最初的问题:这部仙侠剧就此消亡了吗? 不,只有那些不再创造梦想的“算法”剧才会消亡。 下一代的流行之冠将只属于“冒险”的作品:那些能够契合和回应时代和社会心理,同时又敢于引导观众探索未知需求的作品。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童话主题最引人入胜的部分:探索未知、逆天而变的命运。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