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运营 > 正文

你喜欢听抖音就活该被鄙视吗?

如今,走进街上的餐馆、理发店,很可能会听到《学喵》、《不只是喜欢》、《沙漠骆驼》等网络流行歌曲。 有人跟着音乐哼唱,有人则一脸不屑地看着。 对于网络神曲来说,爱它的人爱它爱到骨子里,恨它的人就会用一切贬义词与它严格划清界限。

李荣浩在《中国好声音》对战环节为学生选择了抖音歌曲《你的酒馆快关门了》,受到了很多人的批评。

最后我发长文回应“请不要再把音乐划分为高低,白菜虽然便宜,但并不代表它低”。

从第一代神曲《老鼠爱大米》到凤凰传奇,再到如今的抖音神曲,在风靡大街小巷的同时,“低俗”、“低俗”的标签也随之而来。 网上不乏关于音乐品质和品味的讨论。 “神曲低贱”与“高雅就是高雅”的争斗从未停止过。

这些神曲你一定听过

2004年,歌曲《老鼠爱大米》问世,使《七里香》、《江南》、《宁夏》、《爱情三十六计》、《寓言》、《我们的爱情》等中国经典作品在全国上映。同年稍微流行一些。 暗淡。 这首歌创下了每月单曲下载量 600 万次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全球搜索总量超过1亿。 因此,“老鼠爱大米”在2004年被列入“年度十大关键词”。凭借浩峰的实力,杨晨刚一举成名,成为第一个登上春晚的网络歌手。

“刀郎”与“老鼠爱大米”一起登上2004年“年度十大关键词”,沙哑磁性的嗓音俘获了无数听众的耳朵。 《2002年的第一场雪》和《老鼠爱大米》一样受欢迎。 “八楼停着的2路公交车”是人们茶余饭后热衷讨论的“地理之谜”。

2004-2006年是网络音乐爆发的几年。 那是一个手机飞速发展、铃声风靡大江南北的时代。 2003年,中国移动推出彩铃业务。 低廉的价格和定制化的服务让彩铃迅速占领了市场。 网络神曲是彩铃用户的首选,因此全国知名度稳步上升。 这也是互联网和家用电脑开始变得司空见惯的时代。 互联网的力量和便利降低了人们获取免费服务和内容的门槛。 网络神曲已经进入时尚年轻人的MP3播放器和中年人的手机。 年轻人戴着耳机,哼着《别怕》《猪歌》《QQ爱情》。 《月亮之上》《两只蝴蝶》《狼爱上羊》都是深受中年人喜爱的流行铃声和来电铃声。 当时神曲还处于观望状态。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都是我鼻子惹的祸,我不该闻到她的美貌,所以我把一切都擦掉,和你睡了。” “那天晚上,你没有拒绝我”……这些歌词今天已经考虑过了。 相当明确。 但当时,网络歌曲凭借直白无修饰的歌词,搭配简单的洗脑旋律,唱进了绝大多数人的心里。 网络歌手凭借深厚的群众基础,给传统唱片歌手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2005年,香香的专辑《猪歌》销量破百万张,让很多传统歌手望尘莫及。

2006年以后,虽然出现了《求佛》、《秋水不复返》、《犯错》等脍炙人口的神曲,但像杨晨刚、刀郎这样有影响力的歌手却很难出现。 作为神曲主要观众之一的中学生,也将目光投向了“QQ音乐三巨头”——许嵩、汪苏泷、徐亮。 《断桥残雪》《三国志》《和平分手》是少男少女们的最爱。 这三个名字经常与周杰伦、林俊杰等歌手一起出现在各大音乐排行榜的榜首。 不过,与第一代网络歌手不同的是,他们更喜欢被称为“独立音乐人”,而不是“网络歌手”。

随后,广场上的大喇叭里传来神曲,凤凰传奇《中华第一天团》的歌声飘荡在数千个广场的上空。 大妈们喜欢的东西,年轻人自然不喜欢。 庆幸的是,短视频、直播借助移动互联网的优势,迅速向年轻人输送了《学猫喵》、《带你去旅行》、《沙漠骆驼》等“精神食粮”。 你看,无论时代如何发展,神曲一直陪伴在我们身边十多年,从未走远。

“低俗”是原罪

网络神曲从诞生那一刻起,就始终没有摆脱“低俗”的标签。 神曲最大的特点就是“洗脑”。 一段简单的旋律可以像病毒一样在听者的脑海中循环播放。 这种现象被称为“耳虫”,它的学名是“非自愿音乐意象”(INMI)。 英国杜伦大学音乐学院的Kelly Jakubowski博士认为,一首歌越容易唱,就越容易铭刻在我们的脑海中。 “一般来说,你情不自禁地回想起的歌曲必须相当简单,并且具有一些独特的特征,你的大脑可以一遍又一遍地排练。”

制作过《伤不起》、《最大老婆》等神曲的老毛坦言,写神歌一定要遵循强制记忆法,这样对方才能第一时间记住你。 就像《伤不起》一样,听的人最终会听。 我只记得“伤不起”四个字。 直白的歌词、简单的旋律、低难度的唱功,是成为网络神曲的必备要素,却被专业音乐人批评为粗制滥造、庸俗淫秽。 2006年,杨坤公开表示,几百块钱制作的网络歌曲质量低劣,不仅会“让内地音乐倒退十五年”,还会“残害下一代”。 音乐家金铁林担心,听众长期接触这种“快餐盒饭”,会降低民族音乐欣赏水平。

2007年10月,中国音乐家协会在北京召开“抵制网络歌曲低俗风格”座谈会。 与会主流音乐人批评网络歌曲,列举六大罪过:

淫秽言论和色情宣传; 侮辱、攻击、恶搞; 自命不凡和不必要的抱怨; 拼凑和废话; 傲慢和语无伦次; 煽情和粗俗。

他的言辞如此尖锐,仿佛是在“为民除害”。 当时的网络歌手用“老教条”和“酸葡萄”来反击主流歌手。 在一些听众心目中,神曲、网络歌手和如今的流量明星的地位是一样的。 都是迎合市场的产品,没有艺术价值。 因此,无论多么受欢迎,都无法与专业歌手的作品相比。 比如《甜蜜蜜》和《粉红回忆》都是爱情的表达,是华语乐坛不可磨灭的经典。 《老鼠爱大米》只获得了“神曲”的称号,还被盖上了“低等”的印记。 打印。 即使凤凰传奇的演唱能力不低,但他仍然会被观众调侃为“铃声歌手”、“广场舞歌手”、“农业重金属歌手”。

对于神曲歌手来说,他们也想撕掉“土气”“低俗”“庸俗”的标签。 《我们不一样》原唱、YY主播大壮以本名王选参加《中国好声音》,希望证明网络歌手并不是能力不足的代名词。 主播冯提莫曾参演《蒙面歌王》、《一个声音》和《即时电音》,努力转型为主流艺人。

音乐美学随互联网下沉

2006年与杨坤一起批评网络歌曲的歌手陈琳认为:“今天的网络歌曲不是编曲的,不是制作的,这样的歌曲根本就不是音乐,不会有大市场。” 陈琳错了。 实践证明,网络歌曲正好符合最大的市场。 《QQ爱情》一度击败林俊杰的“曹操”,稳坐百度排行榜第一名。 《伤不起》连续半年霸占百度排行榜榜首,并连续一年半稳居十大热门歌曲。 《我的好兄弟》2014年全国KTV播放量排名第一。

事实上,互联网神曲的崛起与拼多多的崛起有相似之处。 其背后是中国庞大的县以下城乡群众。 音乐审美受到一个人的审美体验、品味取向、个人才华、文化素养以及所生活的地域和阶层等诸多方面的影响。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导致流量持续下沉。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初中、高中/技校/技校学历网民比例分别为38.1%、23.896; 大专以上学历、本科及以上学历的网民比例分别为10.5%和9.7%。 过去,歌曲创作只属于一小部分精英,愿意花钱购买唱片的人一般都来自大城市。 后来互联网打破了这种局面,让一些普通人实现了创作梦想,同时也让更多人享受到了接地气的娱乐内容。 在互联网触手可及的时代,小镇的年轻人是一首歌彻底​​走红的全国基础。 他们也是网络神曲的主要受众。

在此背景下,音乐美学不可避免地城市化。 音乐评论家任二弟认为,《带你去旅行》所表达的“并不完全是浪漫的国际视野,而是封闭沉闷的小镇里对外界的想象和逃避”。 喜欢这首歌的人不会在意。 在编曲和制作上,他们喜欢直白的歌词和欢快的旋律,因此可以忽略《Melmi》蹩脚的发音和《Black Los Angeles》的强行押韵。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