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运营 > 正文

《隅田川两岸概况》.doc

《隅田川两岸风光》 我有一个爱好。 说到爱好,倒是没有什么有趣的。 最常见的就是吸鸦片,或者说是“与芙蓉城主结下不解之缘”。 我没有这样的浪漫。 此外,酒、茶也算爱好。 我以前写过一两篇关于酒的文章,好像我了解酒的味道,但实际上我可能不了解。 民国以后,医生叫我喝,我就每天用量杯喝一点。 我一量,才半斤绍兴黄酒。 我曾与已故的王品清君比赛,他们喝了一斤三合居的米酒,就醉了。 喝得很醉。 今年在医生的建议下我又戒酒了。 停下来后,我突然意识到,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喝酒的人,因为不喝酒也没关系。 看到酒我并不觉得贪心。 由此可见,我对酒一窍不通,以前还喜欢谈论喝酒,有点矫情。 至于茶,我当然和其他人一样每天都喝。 当然这对我来说不一样,因为我没有龟兹寺这个绰号,连打油诗里的“来含寨吃龟兹”这句被人指出的都没有。全世界有志之士,被公认为中国茶。 男人的领袖。 这是我自找的写作灾难,现在没必要抱怨。 但如果我们看看事实,有些事情是可以解释的。 我从小学起就习惯了绍兴贫困家庭的习惯,不懂得喝“一杯茶”。 我只是从茶壶里倒了一点茶汁,与温开水或冷开水混合,深深地咽了下去。 这恐怕不是正宗的喝茶方式吧? 夏天我经常喝青蒿汤,并没有什么不满足的感觉。 我觉得柳芽茶也适合喝。

其实,我虽然知道茶店里的香茶和龙井茶的区别,但我恐怕无法辨别柳叶茶的味道。 我可能只是想从这个习惯中得到一点苦涩。 如今,我每天总是喝一壶绿茶。 我用龙井或者本山茶一毛钱,大概两毛半,值两毛半银子,北平开采了七个大铜钱。 虽然说还不够奢华,但是说爱好也显得有些可笑。 比如,投入八个大钱买四个烧饼来吃是很常见的。 没有必要去关注他们。 上面说的都是用来吃的,还用来看还是用来听? 从1966年开始我就没有看过任何老剧了,我也有十年没有看过电影了。 我不懂中西音乐,所以不敢说出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随便看看字画古玩,但又怕去展厅麻烦,又没有足够的钱自己去买,所以没什么可看的。 所有的字画,都是我第二、第三师父的墨迹。 古董虽说是“极品之一”,但“架子”其实无非就是几个明代六朝小陶俑和一大堆花样。 据说,周却人园内藏有数千条墨领,并写有墨诗作为祭祀墨诗。 死后不知道谁属于谁。 子不磨墨,墨当磨。 这个阮福一生不得不叹息几次。 “这种风格只有古人才有,我们普通人怎么能一样呢?所以以为自己有爱好,其实是狂妄自负的。哪怕你对某件事稍有偏颇,就像行人看到路上少妇或想多看一眼,也是如此。这是人情的本性,未必能与好色的绅士相比。此时,我差点就要取消了。上面我说的是我的爱好,但是既然写下来了,就不容易一笔勾销了,所以我得继续说下去。所谓的爱好是什么?这是很常见的事情,只是喜欢找一些书来读。

看书确实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但我却有点不同,因为书架上的旧书全都拿出来阅读或检查。 我喜欢的是能够得到新书,无论是旧的还是现代的,中国的还是外国的,我认为都值得一读。 ,收到的时候感觉很幸福。 古诗云,见不同书,仍明辨是非。 这或许可以解释一下。 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书。 只要有钱,你就可以“天天一种”,但这是不可能的。 即使你一周中每十天屈服一次,你仍然做不到。 结果就是越等越稀有,就像拿着铜锤子吃饭一样。 (铜槌指的是锣槌,在农村,一天两顿饭叫扁担饭,一顿饭叫铜槌饭。) 端起饭碗,他自然就加倍贪婪。 即使他知道别人的笑话,他也不在乎。 极好的。 我最近得到了一本书,三卷,每卷八页。 我只花了一刻钟就读完了它们,但我非常喜欢。 这本书的标题是《眺望隅田川两岸的图画书》,由葛饰北斋绘制。 每页有两三首赞美诗,正面有鬣狗大师坪天郎野庵的序言。 据说最初是在文化三年(186)出版的。 木板只有一百三十年的历史,但现在却非常稀少、稀有。 我有大正6年(1917年)出版的定制画卷的重印本。 木板是用日本纸着色的。 如果不和原版对比的话,据说印刷得足够精准,二手书店里的售价是五块钱一天。 我买过几本葛饰北斋画作的重印本,大多是水墨印刷或单色的,这幅被认为是最好的。 卷末有出版社的附言,可能是久保田米斋所写,其中写道:“本书不仅描写了隅田川倒映的桥梁、树林、殿堂、塔楼,还细致地描写了人间四时之趣,故也可当书,将江户时代的风土人情做成画卷,当时的风土人情就跃然纸上。

而且,他的画作没有散布于葛饰北斋后期作品中的夸张和怪诞,因此可以称得上是葛饰北斋创作的众多图画书中的杰出作品之一。 ”永井华丰《江户美术论》第三章论述“浮世绘山水画与江户名胜”,主要是北斋广重。在谈论北斋绘本时,他也有同样的批评:“看”一景《隅田川两岸》是同类中最好的图画书,我们可以一睹葛饰北斋的写生功力和剧作家敏锐的观察力。 而且,在葛饰北斋此时的绘画中,大成后期常常令我们不满的中国画的影响力还不是很明显,这是非常令人欣慰的。 比如《富士山三十六景》、《各国瀑布游记》无论色彩还是布局都精美绝伦,都是令葛饰北斋不朽的杰作。 但其中的船只、人物、树木、房屋、屋顶等却不知怎的让人感受到了中国的趣味。 比如东都骏河台的地图,佃岛的地图,或者梧州玉州的地图,乍一看,不像日本。 《隅田川两岸图》则相反。 虽然它的书写力并非完全自由,但它忠实地描绘了早期文化年代的江户风貌,颇能让我们如期感受到这座城市的意境。 他还解释了图画的内容:“全书共三卷,图画就像展开了一幅画卷,从上到下,不断地展现了隅田川两岸四个季节的风景。 ”。 打开书本,第一个出现的场景就是高伦的黎明。 那个裹着斗篷的孤独骑马行人的身后,跟着几个戴着同样帽子的行人,在茶女所在的茶馆门口来回走动。

沿岸有无数芦帘连成的茶馆,围成一个半圆形,远远望去,海港的波涛上,一艘装饰着正月松枝的大渔船,迎着海浪,威严地矗立着。晴朗的天空。 富士一起扬帆起航。 第二幅图画中,头戴头巾、穿着正装的武士、市民、工头、带孩子的妇女、穿花衫的少女、挑担子的仆人,都在摆渡船上,两个船夫腰间挂着大船。 船头和船尾放置烟袋,用来用竹竿刺船。 这是腾达渡轮。 “抄二十多幅画的描述不仅太长,而且难度也很大,现在停在这里,总能一睹其风采。我读过日本浮世绘的临摹本,不禁有一种感触,感慨万千,这次看到的是更接近原作的木刻,所以不禁有这样的感觉。为什么中国没有这种画画?去年我在东京文久堂堂主田中君家里看到了《十竹》的原刻《斋简谱》,这是一本很珍贵的书,刻画确实很精美,它是木刻史上的好材料,但实际上它只是士大夫的玩物。我并不是说它是失志的玩物,我只是认为它是一种玩物。黑田元吉编着的《中国传统绘画图录》中的许多“姑苏版”画确实属于民间绘画,其地位相当于日本的浮世绘。 我们看这些雍正、乾隆时期的作品,感觉比近代的作品更加自然。 好一点了,但是内容还是不够精彩。 多为五子考中等吉祥文字画,或戏曲,很少有描写风土人情的。 这与浮世绘有很大不同。 我们可以说,姑苏班是石竹斋的普及化,但基本上是士大夫的思想。 如果你贫穷,你就画五个考中的儿子,如果你富有,你就画三个冬天的朋友。 高雅与粗俗的区别只在于楼上楼下。 还有一点就是,日本画家受到葛饰北斋的影响,广重能够通过这种方式运用红毛的影响来创作自己的绘画。 苏苏木刻画中也有不少油画的痕迹。 然而,后来并没有什么好的结果。 直到今天,大部分台阶仍然是向下的。 歪斜。 此外,日本和中国在古代武术、汤、药、剑的盛衰方面也存在很大差异。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所以我现在不再赘述。 10月19日,北京。 (1935 年 11 月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