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运营 > 正文

华为终端最高负责人8年换了6人。 渠道建设太薄弱

[]

2011年,华为在终端业务上发力。 作为华为云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终端业务在公司内部的影响力大幅提升。 然而华丽外表的背后,一些问题也逐渐显露出来。 渠道策略的博弈导致华为终端增长缓慢,甚至没有完成2011年的预期目标。更致命的是频繁的高管“更替”导致其运营思路始终如一。 混乱的状态。

社交渠道覆盖不足,品牌店建设未达预期

众所周知,华为的大部分手机都是与运营商定制的。 这是华为的优势,但也是其劣势,导致其销售过度依赖运营商渠道,导致华为自有渠道和社交渠道覆盖严重不足。

据全球技术研究咨询公司Gartner今年2月最新统计,华为2011年全球终端出货量为4066万台,同比增长近50%,市场份额从2010年由1.5%增至2.3%,位居全球第8位。 据了解,中国的业绩在华为终端部门全球范围内一直处于较高水平,但实际上并没有达到既定目标。

此前,华为终端中国区总裁杨晓忠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2011年华为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出货量将突破2200万台。 但据可靠消息称,实际完工量仅为约1600万套。 其中,运营商渠道销售占比超过60%。 例如,与中国电信(微博)定制的C8650、C8500、与中国联通(微博)定制的U8500等智能手机销量均突破百万台,单款销量突破350万台。 显然,这个2200万台的目标与现实相差甚远。 华为至今尚未公布在中国的真实出货量,而杨晓忠上个月刚刚被调走。

华为从去年开始也意识到,仅靠运营商渠道是不够的。 它非常重视自身和社会渠道的拓展和建设,但效果并不理想。

华为高管去年宣布,到2011年底,华为终端将在中国建设10家形象店,覆盖3000-4000家门店、5000-6000个专柜。 截至发稿,腾讯科技从华为终端客服处获悉,目前华为终端形象店在全国仅有3家,分别位于北京、上海、深圳。

去年8月,小米手机的亮相引起了业界的轰动,对传统手机厂商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9月,华为发布了旗舰智能手机荣耀。 当时,它被认为是与小米手机竞争的有力产品。 但由于上线周期缓慢以及内部高层对渠道策略的不一致,该产品最终于12月上线。 这比常规新品发布周期晚了一个多月,运营商定制版本则推迟到了今年2月。

小米手机通过持续有效的营销和高性价比的产品屡获殊荣,品牌影响力和美誉度远远超过当时的荣耀。

华为终端董事长余承东对此解释道,“产能不是问题,问题是渠道。社交渠道的复杂性着实让华为终端“措手不及”。

高管更换频繁,运营思维混乱

社交渠道建设的不力,与华为终端公司高层多年来频繁“更替”密不可分。 这体现了华为终端纠结的运营思维。

资料显示,华为于2003年底注册成立华为终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7.6亿元。 码头公司成立于2004年,由徐直军领导。 随后,郭平于2005年底接任。当时,郭平在内部和外部都受到高度评价,被认为无论是整合资源还是把握客户需求,他都能取得很好的平衡。 2005年至2008年的发展为华为终端的后续成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根据华为高管三年轮换制度,陈朝晖于2008年接替郭平。但2009年,他被陶景文接替。 2010年底,万彪接任。 今年2月,万飚从码头公司CEO秘密调整为COO。 目前,终端公司CEO更多的是华为副总裁、终端公司董事长。 余承东来玩。 就这样,华为终端公司8年时间里换了6位领导,除了郭平之外,几乎每年都换。 如此频繁地“更换”高管,很难保证其经营理念的统一。

从最近的变化来看,华为终端中国区总裁杨晓忠已从中国调离。 华为官方的说法是,杨晓忠将负责华为终端的全球销售业务。 中国区总裁将由曾任华为东南亚区总裁的王伟军接替。 与此同时,华为终端中国区两位副总裁其中一人退休,另一人调离。

虽然华为官方对此的解释是,这是正常的内部轮岗制度。 不过,业内人士表示,这主要是因为杨晓忠一直负责运营商定制渠道的销售,他认为电商渠道的发展会影响运营商定制市场的销售,这与其他高端渠道有所不同。华为的层级战略。 而且,华为专注于打造明星手机。 荣耀机型上市的严重延迟以及上述业绩不达预期,让高层做出了痛苦的决定,于是做出了这次“正常的人事变动”。

除了万飚的上​​述变动外,华为终端CMO徐新泉也被秘密调整为CSO(Chief Issues Chief)。 CMO由邵阳接任,邵阳原任华为移动设备市场总监,主要负责系统西欧地区的市场和品牌。 营销如王维军、王维军都曾是余承东的下属。

从华为终端的综合职权和目前的活动情况来看,余承东基本取代了万彪履行CEO职能,而许新泉则基本处于靠边地位,没有实权。 因为去年之前终端公司品牌部向徐新泉汇报,现在终端品牌部直接向余承东汇报。

在余承东的带领下,华为终端今年对发展思路进行了新的调整,即重点渠道多元化,聚焦社会渠道(全国、省内)和电商。 不过,华为内部的思路并没有完全改变。 导致上周仓促上线的华为终端电子商城平台漏洞百出。 部分型号无法点击购买。 同样的产品价格甚至比传统电商高出35%。

高层变动频繁,渠道思路难以统一。 余承东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推动的ACSEND P1不断加快上市步伐和社交渠道覆盖。 1月份在CES上发布后,又宣布将于4月份在中国上市。 这样的产品推出周期相对华为之前的重量级产品来说是比较快的,其策略正在得到内部和外部的认可。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