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运营 > 正文

维络城VS会购 决战新街口.doc

新街口卫洛城VS慧杰决战

曹芳在南京,时值八月,酷暑难耐。

新街口商业楼林立,人流熙熙攘攘。

这个地方位于南京市中心。 在中国十大著名商业街中,仅次于北京王府井和上海南京路。 但其购物中心密度却以20万用户名列十大商业街之首。

只有进入北京,才能算是全国优惠券运营商——这就是维洛市发展规划中的简单逻辑。 然而,他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大河的来访是一个信号,一场激烈的市场大战即将爆发。

偷袭南京

维洛市断然拒绝了大河的合作请求,大河集团董事长何超兵将此事记在了心里。 这家广告巨头正在开拓新媒体业务,并任命其儿子何鹏军亲自掌管。

被渭洛城拒绝后,老何立即向小河的团队下达了命令:这件事一定要做,而且一定要比渭洛城做得更好!

不过这种商业模式毕竟是维洛城首创的,并且已经成功运营了两年。 老何和萧何规划了一条超越之路。 第一步,就是趁渭洛城进京的机会,偷袭南京市场并迅速站稳脚跟,在当地战场上抢占先机。

2009年7月,维罗城正忙着攻克北京城。 大河集团成立子公司惠果,以“惠果省钱”为口号,在南京河西区新城市广场安装了5个购物终端

这五个购物终端的外观与维罗城终端非常相似。 唯一的区别是惠购采用的是彩色显示屏,而维罗城采用的是黑白显示屏。

正是这种初期的微小差距,在后续的比赛中被不断放大,如今已经成为惠国眼中对阵维罗城的王牌。

在老何、小何的广告专业思维中,并没有“RFID射频识别”这样高深的词汇。 在他们看来,优惠券打印机是一种新的营销载体。 关键是沟通要做得更好、更有效。 精彩的。

维罗城终端只能在小灯箱上显示品牌商标,在黑白屏幕上显示产品名称——在老何和小何看来,这就是购物的突破点。

老何找到了以物联网研发闻名的南京邮电大学,很快就研发出了公司购买的第二代终端,并注册了专利。

这种配备17英寸触摸屏的购物终端不仅可以显示品牌商标和产品名称,而且可以将产品展示得生动。 无论对于商家还是用户来说,一张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图片绝对比单薄的名字更有说服力和吸引力。

两个月后,汇购第二代终端在新街口上线。 首先是针对商户推出三个月免费试用,不仅迅速吸引了一批南京本地商户,麦当劳、必胜客、美乐蒂等知名商户也出现在惠购二代终端上。 对于消费者来说,汇购与商家合作开展免费试用、美食品尝等活动,知名度迅速上升。

当二十多台二代Hugo终端出现在新街口各大商场时,整个南京城都为之惊叹。 每份城市报纸都报道了这个新玩意,雨果因此名声大噪。 ,甚至引起了南京市政府的重视。

汇购立即发挥本地优势,与南京市政府协商,希望将南京城市卡——金陵通的500万用户纳入汇购的会员体系。

2009年9月,“金陵通惠购”合作项目正式启动。 一夜之间,惠购会员数量达到500万,更受商家欢迎。 软件和硬件基础已经就位。 2010年3月,惠购开始向商户收费——每个终端每月900元。

占领新街口

惠购利用母公司大和积累的各种当地资源,迅速占领了新街口。 占领金陵城。 与此同时,南京也正式成为维罗城的下一站市场。 维罗市在北京站稳脚跟后,紧急动员精锐进军南京。

但在南京,惠购毕竟是市场先锋。 竞争秩序瞬间逆转,率先开发商业模式的维洛城面临着一场硬仗。

2009年12月17日,维罗城在南京新街口高调亮相。 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并不是个别的维洛城航站楼,而是占据地铁商场黄金地段的两家维洛城体验店。 体验店内布置了六七个味螺城终端,强烈吸引着人们的眼球。 与以往的空白市场不同,维罗城在南京的新策略非常明确:在新街口黄金地段以体验店的形式吸引大众的眼球,让维罗城在南京一炮而红。

仅有形式上的创新是不够的。 作为一家以向商户收费为主要利润来源的优惠券终端运营商,迅速聚集了大量的会员,这是生存和发展的基础。

即将购买的500万“金灵通”会员,是维洛城无法回避的巨大压力。 经过分析,维洛市决定绕开数字化竞争,将战略重点放在锁定有效用户上。

对于新业态来说,“免费”是一张久经考验的王牌。 需要花钱购买购买卡,每张售价15元。 刚来的时候,为了争夺会员,维洛城免费发放了20元的维洛城卡。 开业当天,十几名员工应对涌入的顾客。 一天下来,他们忙得连晚饭都顾不上吃。 只好用维多利亚市的优惠券去麦当劳买了十几个汉堡,大家就地就餐了。

短短两周的免费卡时间,维罗城两家体验店就抢到了8万名会员。

期待已久的对手终于来了。 老何只对萧何说了一句话:“好了,现在有人来推动你的进步了!”

采购过程开始见诡计。

为了米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