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直播怎么赚钱_做短视频真实收入
快手直播怎么赚钱_做短视频真实收入

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

2个月前 快手短视频 0 187
快手直播怎么赚钱

陌陌十年快手直播怎么赚钱,始终摆脱不了灰产质疑。

近日,一位网友在社交平台发文称“陌陌涉嫌婚恋交友欺诈”。该当事人称自己一小时内在“月老直播间”内打赏了2900元,在拒绝继续刷礼物之后,便被月老和女嘉宾拉黑。

实际上,在陌陌平台中,此类事件并不少见。在所谓的“相亲直播间”中,开麦是一个价,视频是一个价,交换联系方式又是另一个价格。一环紧接一环,就等着用户入圈。而直播相亲这项明码标价的生意,主动权永远在平台与直播方手中。

更值得关注的,反倒是陌陌的新赚钱大法。虽然是以陌生人社交起家,陌陌如今的核心盈利点却是直播业务。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直播服务为该集团贡献了58%的营收。在以直播为核心的利润引擎下,集团去年Q3实现营收37.6亿,其中陌陌App贡献了6亿净利润。

不过,近年来陌陌直播业务逐渐显露疲态。就如“相亲直播”这样,直播这个表面“性感”的生意始终无法摆脱道德争议,外加平台上不靠谱的现象,让用户逐渐对“陌陌们”失去兴趣。而且,面对来自短视频的竞争压力,陌陌的直播收入仍面临收入增长压力。

在越来越严的网络监管环境下,陌陌终需摆脱灰产。可若要在陌生人社交与直播的标签外寻找新的业务,陌陌新增长点在哪?如何让资本市场相信自己的新故事?陌陌还没有给出答案。

陌陌十年,难逃灰产

“我在陌陌上相亲,一小时被骗走2900元!然后被女嘉宾拉黑。”

近日,一位网友在社交平台发文称,陌陌涉嫌婚恋交友欺诈。该网友表示,自己于12月经陌陌消息进入一个“月老房间”,经月老再三邀约去相亲后与女嘉宾相识。期间,月老多次要求他给女嘉宾刷礼物。一开始是几十元的礼物,后续逐渐增加到几百元,一千多元。在刷完1300的礼物后,月老又要求他继续刷的时候,该网友拒绝,随后他被月老与女嘉宾拉黑,并且礼物未退,金额总计2900多元。

针对此事,陌陌很快做出回应,官方表示交友直播间只是提供用户之间社交破冰的平台,主播个人承诺成功交友、诱导赠送礼物的行为属于违规行为,平台会予以坚决打击和处罚。目前,平台已将相关主播进行永久封禁处理。

实际上,在陌陌上此类事件并非个例。在网页上输入“陌陌被骗”,显示有13000多条相关搜索结果。在投诉平台上,陌陌也有上万条投诉内容。

一位与上述用户相同遭遇的投诉者表示,进了陌陌软件里面的一个交友房,类似于相亲一样,主持人会一步一步诱导用户消费送礼。

还有一位号称花费了4281元刷礼物的用户表示,主持人和嘉宾一直让刷礼物,解锁各种关系,以介绍对象为借口,嘉宾也在诱导消费,甚至微信公开要礼物。相亲时遇到的主持人并未提前告知相亲成功需要多少资金,只是反复以各种借口诱导男嘉宾充值。“若连个礼物都没有,那就是不够真心。”

在用户投诉中,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而相亲直播也成为微商、博彩引流、酒托等现象之后,陌陌平台上的又一个灰产。

一位互联网从业者对铅笔道表示,很多红娘和女嘉宾都是一伙的,说白了都是打工赚钱的,她们每天两小时,按比例分成,每个月都有KPI。“其实这都是一些老旧的模式,一起收割韭菜的钱,至于平台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就得自己体会了。”

一位熟悉行情的业内人士告诉铅笔道,在陌陌的直播模式中,通常官方抽50%,剩下的是主播和OW(房间/频道荣拥有者)分。

这就使得在相关的直播链条里,主播需要尽可能诱导用户花钱,所以在所谓的“相亲”直播间,开麦是一个价,视频是一个价,交换联系方式又是另一个价格。一环紧接一环,就等着用户入圈。而直播相亲这项明码标价的生意,主动权永远在平台与直播方手中。

靠直播输血的陌生人社交

上个月,有媒体报道已更名为“挚文集团”的陌陌正式启动港股二次上市计划,对于这一消息,挚文集团表示“不予置评”。

传闻是否属实尚不得知,可陌陌二次上市的前景,很多人都并不看好。

一方面,陌陌母公司在美股市场上的成绩并不理想。2018年6月以后,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的陌陌股价就从最高点48.766美元一路下跌,直至跌破发行价再次探底。截至发稿日,陌陌的股价为7.3美元,总市值为14.38亿美元。

快手直播怎么赚钱

关于股价,陌陌CEO王力曾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的解释是,“因为我们在美国找不到对标物,其实非常吃亏。”“我觉得我们股价被低估了,但别人可能觉得被高估了。”

另一方面,陌陌还存在别的问题需要解决。自陌陌2011年上线,迄今已十年,是国内老牌社交App。可现在这个“陌生人社交”巨头,近两年的盈利情况并不乐观。

据挚文集团2021年第三季财报显示,其季度营收、净利均呈下降趋势,实现营收37.6亿元,同比下降0.2%快手直播怎么赚钱;净利润4.0亿元,同比下降11.7%。其中,陌陌App的净利润为6.111亿元(约9480万美元)快手直播怎么赚钱;探探的净亏损为1.790亿元(约2780万美元)。

挚文集团的净利润唯一依靠陌陌App支撑。虽然以“陌生人社交”起家,但陌陌的盈利点并不在此。

据艾媒咨询数据,自2015年起,中国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持续上涨,2020年中国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达6.49亿人,但年增速逐渐放缓,预计7-8亿的用户规模会是陌生人社交行业的天花板。但是陌生人社交的短板也较为明显——这个赛道的营收渠道暂不明朗。

据财报,挚文集团营收有五个来源,但主要的收入来源有两个快手直播怎么赚钱:一个是增值服务,包括虚拟礼物服务营收以及会员订阅服务营收;另一项是直播服务(打赏抽佣),而直播也是挚文集团的基本盘。

财报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直播服务为集团贡献了58%的营收,实现21.67亿元的收入,但同比减少8.8%,继续延续2020年以来的直播负增长疲态。

从2014年上市时不被看好,到2018年因踩中秀场直播风口,找到了盈利模式,市值狂飙至百亿美元,陌陌也算是经历了大起大落。可如今患上“直播依赖症”的陌陌,又遇到了发展瓶颈,据莎莉文报告,秀场直播的红利已经到顶,2019年开始,国内秀场直播的市场规模已经开始萎缩。

之前陌陌依靠切入直播获得了一块现金牛业务,以此建立了稳定的营收来源。但是在直播竞争压力下,陌陌面对着抖音、快手等超级App的竞争,相比其他App业务上并无明显优势。如华泰证券指出,如今陌陌的支柱业务是直播,但“陌陌的直播业务仍处于转型阶段”。面对来自短视频的竞争压力,陌陌的直播收入仍面临收入增长压力。

更为头疼的问题是,直播这个表面“性感”的生意,始终无法摆脱道德争议,外加平台上不靠谱的现象增多,面临的争议越来越多。也让用户逐渐对陌陌们失去兴趣。

同样是2021年第三季财报显示,该公司付费用户已经连续4个季度下滑。2020年第三季度,其付费用户去重后总数达1310万,包括探探付费用户410万。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这两项数据分别为为1220万和290万。

一部分用户,正在抛弃陌陌。

陌陌的新增长点在哪?

当然,陌陌也在求变,在过去几年做了非常多的尝试。

首先是大手笔收购。2018年初,陌陌选择收购了探探。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在当时,探探从用户性别、年龄上都与陌陌形成了互补。

在陌陌收购探探初期,确实带来了不错的反响。但是,如今探探定位和产品模式正在和陌陌趋同,男女用户比例开始失衡,面对Soul这样的产品也缺乏竞争力。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财报显示,经过极速增长的探探的付费用户正在降低。

其次是大量推出新产品。2019年,陌陌先后发布了ZAO、是他、赫兹、cue 、哈你、瞧瞧等数十款泛社交泛娱乐 App,还推出过以照片为媒介的“MEET”和“对对”和“牵手恋爱”两个主打婚恋交友的平台。然而,除了ZAO一夜爆火并在几天后下架,其余产品并未掀起太多水花。

再次是积极出海。过去几年,单是出海的陌生人社交App,陌陌就至少做了四款。2012年,上线一年的陌陌就曾推出海外版本“MO”;2014年,陌陌借上市之机推出“Blupe”;2019年,陌陌针对东南亚市场推出基于LBS (即地理位置) 的“Olaa”。有报道称,去年,陌陌面向中东市场推出游戏社交APP“Vago”和灵魂社交产品“Soulchill”。

可这些产品大多数的发展轨迹都是,产品诞生,然后失败。

除了社交赛道,陌陌旗下目前的主要业务还有陌陌影业和酷博特文化,覆盖影视、音乐等文娱领域。但在多位分析人士看来,文娱影视行业本身蛋糕小,且竞争激烈、风险高、不可控,也很难真正为陌陌带来稳定的营收。而泛社交和短视频领域,也各有超级头部玩家。

另外,从改名也可见陌陌的决心,在努力摆脱外界对陌陌的单一印象。如现CEO王力在内部信中表示,“公司新的中英文名称表达了我们未来对于科技和文化相融合的美好愿望,科技会驱动文化,而文化会承载科技,它们互为因果,我们互为依托。”

具体方向的话,王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有提到过,“(陌陌)原来的边界就是社交。我要做的话,会想办法拓展边界,不拘泥于社交,我希望对我们公司的定位,未来不是只聚焦在泛社交、泛娱乐,而是聚焦更长远的发展,去思考业务的边界在哪儿。”

总而言之,纵使去年年初开始,挚文集团就已着手进行改革,但至今仍尚未见太大的成效。

“若要打破陌生人社交这个标签寻找新的业务,陌陌新增长点在哪?如何让资本市场相信自己的新故事?”一位业内人士对铅笔道表示,这是陌陌急需解决的问题,在没有给出让人信服的答卷之前,一切都是空谈。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