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 正文

百度搜索引擎死了吗?

钱不会被没收,土地不会被洗钱,我简单说一下我的看法。

方克成老师的这篇《搜索导致百度死掉》再次刷屏。 堵车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这篇文章,然后在等红绿灯的时候读完了。 本来不想说太多的,可惜这篇文章有点受欢迎。 有老乡给我发微信问我的想法,我就简单说一下我的看法。

方老师的文章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 百度利用搜索功能来推广自己的产品,如百度百科、百家号、百度贴吧、爱奇艺等。 简而言之,百度正在利用其搜索结果来推广自己的产品。 该产品是华语世界最大的搜索平台,已成为百度全家桶的内部搜索工具。

这个逻辑并没有什么问题。 但结论却变成了“庞大的中国互联网已经沦落到连搜索引擎都没有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不是有搜狗和360吗?

我想方先生的意思是,百度不再是一个供用户探索中文网站和新事物的好玩的地方,而是变成了一个封闭的、自私的、腐臭的平台。

我和方克成都是安徽安庆人。 按理说,安庆的人那么多。 我为什么认识他? 主要原因是他参加了安庆一中的科学实验班。 这个实验班全省只有四人,而且里面的人都不是北大的。 清华大学是常春藤盟校。 可以说是精英中的精英。 当时我特别羡慕,因为我学习很差。 方老师不负众望,考上了顶尖大学。 然而没想到的是,他毕业后却成为了一名记者。

好吧,让我们更进一步。 我想说的是,方老师的精英视角,都是精英的。 如果你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你应该记得方老师写过一篇文章,叫做《我们在狗屎般的信息环境中生存》。 同样是假新闻,但枪口却指向了美国媒体。

精英可以访问精英内容,公众也可以访问内容。 然而,精英不应该要求大众化的搜索产品成为精英化、小众化的产品。 这不符合商业利益,但也暗示着媒体应该引导公众。

我认为百家账号推广的内容没有任何问题。 确实,百家账号的内容质量不高,包含虚假新闻和头条新闻。 但换成人民日报、新浪新闻就能解决问题吗?

一个看故事会的人可能一辈子都爱看故事会,而一个看财新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看故事会。 为什么要强行混合两个人的口味呢?

还有一个问题其实也值得讨论,那就是百度之前的站长时代好吗? 不必要。 那时个人站长正在兴起,懂得摆弄电脑的人都建立了自己的网站。 有一些流量比较大的,比如TOM,也有很小的个人网站。 那个时候连注册都不需要。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广阔的世界,有很多事情要做。 。

那么站长时代如何生产内容呢? 我认识一个站长,他告诉我他当年是如何“记账”的:他在书店买了一批书,比如机械工程,然后雇了一群人把书上的内容转移到电脑上,制作各种主题网站,然后挂个广告联盟,只要有人进来,就坐等收钱。

更有什者,他们在网站首页贴上美女或诱人的文案来诱惑你点击进去。

(王健林在百度app中的关键词截图,其实百家号内容并不多)

太阳底下并无新鲜事。 现在的自媒体和我们做网站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流量为王,简单粗暴,简单的事情重复做,从背上割韭菜到一小壶茶,还有人买单。

至于百度给全家引流的事情,说实话,我个人认为是可以理解的。 百度将流量引流至其产品矩阵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果我不同意这一点,就像问王健林为什么只给王思聪钱一样。 幼稚。 但在这个问题上,我同意方克成先生的观点。 商业公司确实应该考虑用户体验,不应该把战略目标置于用户体验之上。

百度被今日头条逼得无路可走。 广告收入是百度的生命线。 但随着今日头条的崛起,它抢到的蛋糕实际上是百度的客户。 而且今日头条的销量特别好,战斗力特别强,所以百度才拼命推送信息。 信息流的内容基础是百家号。

目前的逻辑是,百度PC端将流量引向百家号,随着百家号的发展,信息流也会随之而来。 百度App是百度移动端的核心,是信息流通的主战场。 这有点像把左手留给右手。 你明白。

2019年百度App推广预算为4亿元。 你可以感受到强度。

至于使用百度搜索信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做法。 我一直主张科学上网,但我并不是谷歌的万能药。 应该说,每个人一定都有自己熟悉的信息以及获取信息的方式。 如果你愚蠢到只用谷歌或百度来做某件事,那么这个人本身就是低能力的表现。 我一般不会招聘什么都问百度的人。 当然,这和向谷歌索取一切是一样的。

一般我的面试问题是这样的:你能用Google翻墙吗? 是的,是的,请说出除 Google、Facebook、Twitter 和 YouTube 之外您经常访问的 5 个以上网站或应用程序。 我不知道? 好吧,让我的助理去拿出租车费,你就可以出去了。

我在编辑手册里写过,要善于使用知乎、微博、微信搜索、各大新闻网站、Reddit,甚至Quora、Tumblr、豆瓣、Get、YouTube等渠道。

更细化一点,你甚至需要熟悉一些KOL(国外称为网红)的喜好,这样才能快速获取信息。

弗里德曼早年热衷于普及经济学。 他经常出现在电视上并为报纸撰写专栏。 晚年的他遗憾地说,努力普及经济学这么多年,他发现人们对经济学的理解还停留在同一个水平。 。

所以我觉得还是给自由人一些空间,让他们多看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不要用政治正确的口号来强迫他们看一些看起来正确、有价值、有意义的东西。 这种事20世纪就已经发生过,不要再重蹈覆辙了。 最后,引用我最喜欢的罗素名言之一,多样性是生命的起源。

这不是很棒吗?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