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 正文

百度换帅,李彦宏接班人瞄准千亿云市场!

5月5日上午,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内部信中发布新一轮干部轮换通知,宣布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沉斗出任百度智能云事业群(ACG)负责人。

此举一出,百度内外一片哗然。 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见顶,各大厂商纷纷押注第二条增长曲线。 比如字节跳动押注VR领域、小米发展汽车制造业务、阿里巴巴进攻阿里云等。 百度的重点是智能云计算业务。

早在2016年,李彦宏就发布了百度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三位一体的发展战略,并聘请前苹果大中华区企业部总经理、生态负责人尹世明负责百度云的商业化工作。智能云科技落地。 随着2020年尹世明离开百度,ACG的重棒传给了AI技术出身的黄海峰。

这两年,百度一直在考虑谁来带领ACG创造新的业务增长点。

知情人士透露,沉斗实际上并不是首选,百度曾计划引入外部高管。 据称,百度联系了阿里云智能产品管理部总经理马进和阿里云中国区总裁任庚,但没有任何进展。

重担就落在了沉斗诺的头上。

百度焕发活力

沉斗的能力是经过几次硬仗考验的。 李彦宏在内部信中毫不犹豫地称赞他,称他是“一位有战略眼光、敢打硬仗、有打胜仗能力的将军”。

2012年,沉斗加入百度,担任搜索业务技术总监。 2019年,他全面负责移动生态系统小组(MEG)。

百度曾凭借搜索引擎技术称霸PC时代,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却四面楚歌。

当时的微博专注于随时随地分享信息,人人网则通过人际关系链接信息。 这些新应用不仅蚕食了百度的流量,也深刻改变了人们的信息搜索习惯。 更不用说未来几年微信和今日头条的迅速崛起,它们将掀起一场没有硝烟的信息革命。

也许不久的将来,人们将不再需要通过百度搜索来获取信息。

另外,由于缺乏账户体系,搜索引擎在流量的精细化运营上极其薄弱。 流量与商家之间只有轻微的联系,因此很难将用户的搜索行为转化为购买行为,商家无法识别用户身份,无法将浏览量转化为稳定的粉丝群。

百度的转型迫在眉睫。

沉斗的出现恰逢其时。 他拥有清华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的学术背景。 他拥有微软实验室的工作经历,以及在信息检索和计算广告领域两年的创业经历,让他对行业现状有深刻的了解。

为了盘活流量、激活用户增长,沉斗一上任就推动建立“搜索+信息流”的双引擎移动生态系统,并成立百度技术中心,支撑百家号、小程序和托管页面。 系统。

在此基础上,百度完成了从单纯的搜索工具到信息流产品矩阵的转型。

百度一路追赶。 截至2021年底,百度APP月活跃用户达到6.22亿,较沉斗接手移动业务群前的1.74亿增长350%。 百家号拥有近500万创作者、月活跃用户超过4.6亿的智能小程序以及托管页面广告收入,占百度核心业务广告收入的40%以上。

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的基本面更加稳固。

正如沉斗所说,以“斗”字命名的人并不多。 父母希望他精力充沛,精神抖擞。

这也是他给百度带来的新气象。

增长遇到瓶颈

百度一路唱赞歌的同时,质疑声也从未远离。

2019年1月22日晚,一篇题为《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将百度推上了风口浪尖。 文章指出,百度流量分布不均,搜索结果普遍指向百度自有产品,尤其是百家号。 百家号充斥着大量的营销和低俗内容。

中国的互联网环境变得越来越封闭和碎片化。 作为搜索引擎,百度因提供不完整、低质量的信息而失去了根基。

攻击的目标是沉斗当时负责的信息流业务。

百度成为众矢之的,加上此前的“魏则西事件”竞价排名丑闻,其声誉一落千丈。

各大流量门户都在争夺搜索业务,力图保证用户在应用内获得全面的搜索体验。 2020年2月27日,字节跳动推出今日头条搜索,运营者为原百度搜索部门首席架构师朱文佳。

其次,神豆主打产品百度APP的用户增长在2019年疫情期间几乎陷入停滞。 而这是百度全力以赴才勉强维持的成绩。 当用户在网络上浏览百度搜索结果时,会出现无数的弹出窗口。 一不小心就会跳转到百度APP,这样就会增加百度APP的日活跃用户和月活跃用户。 数据做出贡献。

美团创始人王兴曾抱怨,“在Chrome浏览器中点击百度搜索结果总是弹出百度App。 为了解决这个烦人的问题,我删除了百度App。”

最后,百度移动生态规模越来越大的同时,也面临着不聚焦业务的劣势。 百度在垂直商业直播、教育、电商等领域提供了大量流量支持,但依然不温不火,没能拿出“破圈”作品。

2020年,沉斗单枪匹马36美元收购yy直播,宣告百度正式进军娱乐直播领域。 截至2021年底,百度解雇了90%的游戏部门和直播业务员工。

攻击智能云

尽管遭遇瓶颈,但沉斗打造的“搜索+信息流”平台模式一直是百度内部的“摇钱树”,而智能云ACG则以投资为主,属于烧钱不赚钱的研发部门钱。

与其他部门谈判时,负责人就矮了一个头。

于是,沉斗就被调到了ACG。 有句话叫“流亡”,就是李彦宏对MEG的发展没有达到内部预期的不满。 拥有丰富投资并购背景的何俊杰将接替沉斗出任MEG负责人。 他将带领 MEG 转向更精细的运营模式,以降低成本并提高效率。

更多的是“攻敌”,即李彦宏对沉斗这样一位能打胜仗的将军寄予厚望。 李彦宏在内部信中提到,希望沉斗能够带领ACG团队实现规模和健康度的量变和质变,为百度第二曲线发展树立新的贡献。

百度正在押注数字经济。 2005年至2020年,数字经济占GDP比重从14.2%上升到38.68%。 在英国、美国等发达国家,这一数字超过60%。

根据Canalys发布的2021年中国云计算市场报告,阿里云占据37%的市场份额,华为云18%,腾讯云16%,百度智能云仅9%。

不过,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虽然百度暂时落后,但数字经济的长跑才刚刚开始。 “云服务行业有很多大的、非常大的订单,有时候如果失去勇气,市场份额排名就会发生变化。所以这个行业的格局还远没有定下来。”

与此同时,云计算市场寡头垄断效应明显。 负责人需要与政府企业“争项目”。 越落后,项目签约就越困难。

百度ACG内部员工郑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百度云今年的内部营收目标是120亿元。 去年,这个数字超过80亿元。

这是沉斗面临的严峻挑战,也是靠近权力中心的机遇。

和22岁的百度一样,他需要再一次的考验来证明自己。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