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 正文

共享衣柜服装店一二三入选2018中国新消费行业独角兽榜

雷达财经出品的文章 | 孟帅 编辑| 深海

7月9日,一二三在官网发布了一封题为“谢谢你,再见,再见”的告别信。 一二三在信中表示,由于业务调整,一二三将于2021年8月15日关闭服务。 易二三也对此次停赛给大家带来的不便表示深切的歉意。

天眼查显示,2015年2月至2018年9月,一二三共获得6轮融资。 由此,一二三一度被看好,入选2018中国新消费行业独角兽榜。

业内人士认为,一二三的停摆不可避免是由于其营收单一、平台用户规模尚未达到足够水平、用户对服装卫生安全的心理问题、资金成本压力以及单方面修改会员协议和服务等因素造成的。 。 与客户不满意等相关。

除了共享衣柜之外,不少企业在共享经济的多个领域也经历了雷阵雨,包括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等。

一二三正式宣布暂停服务。 此前已获得六轮融资

7月9日,一二三在官网发布了一封题为“谢谢你,再见,再见”的告别信。 一二三在信中表示,由于业务调整,一二三将于2021年8月15日关闭服务。 易二三也对此次停赛给大家带来的不便表示深切的歉意。

雷达财经获悉,一二三官方网站已无法正常使用。 据悉,7月8日,一二三停止新用户注册和新会员购买; 7月13日,关闭常规服装租赁订购渠道; 7月23日,一二三将停止返还行李箱预约通道; 8月1日,客服将开通会员费、押金统一退款通道; 8月15日起,退款操作将终止; 8月15日起,一二三App及相关小程序、网页版将停止运行并关闭服务器,届时及以后您将无法登录。 一二三还表示,在提供服务时合法收集的相关信息将按照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予以删除。

天眼查显示,一二三是北京尚世小众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1月,法定代表人为一二三创始人兼CEO刘孟远,持有该公司46.73%的股份。

一二三一度是资本市场的宠儿。 天眼查显示,2015年2月至2018年9月,一二三共获得6轮融资。 由此,一二三一度被看好,入选2018中国新消费行业独角兽榜。

其中,2016年4月,一二三获得IDG资本领投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真格基金、清流资本、金沙江创投跟投; 2017年3月,完成由盘林资本领投、智卓资本、大华创投、卓越创投、金沙江创投、IDG资本、真格基金跟投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 2017年9月完成2000万美元A轮融资,由阿里巴巴、软银中国、红杉中国联合领投,金沙江创投、IDG资本、泛林资本等老股东跟投,天使投资人王刚、智卓资本、真格基金等投资方C轮融资; 2018年9月,阿里巴巴再次对一二三进行战略投资,具体金额未透露。

雷达财经发现,阿里巴巴参与了一二三的六笔融资中的两笔。 除了为一二三提供资金支持外,阿里巴巴还通过自己的平台入口接入了一二三的服装租赁服务,打通了淘西平台与一二三之间的链接。

2017年4月,一二三接入芝麻信用平台。 加入支付宝后,用户数量增长138%,免押金渗透率高达93%。 除了与芝麻信用合作外,一二三还与阿里巴巴进行了更多方面的合作,包括闲鱼、淘宝、天猫、菜鸟等。

然而,自2018年上次融资以来,一直没有一二三获得融资的消息。

为什么一二三就这么难坚持呢?

2015年,众多玩家涌入共享衣柜赛道。 据不完全统计,当年成立的共享衣柜品牌多达12个。 短短一年时间,魔衣橱、爱美人、友谊、摩卡盒子、跳色衣橱等平台相继宣布停止运营。 一二三是当时仍在运营的少数几个平台之一。

据天眼查介绍,一二三是一个女性时尚分享平台。 用户每月支付499元租金即可成为会员。 会员期内,可以无限次试穿平台上所有品类的服装,并可以一次租借三件衣服。

一二三邀请了众多品牌入驻,其中既有KENZO、Acne Studios、Self-Portrait等轻奢品牌,也有太平鸟、Masha Ma等时尚商业品牌和设计师品牌。 打造了自己的中央智能洗衣工厂,为用户提供全程免洗、免运费服务。 据电商研究中心产品研究报告显示,一二三平台上已有500多个线上品牌、2万多个SKU,其中商业品牌占30%,设计师品牌占50%,最多大众轻奢品牌仅占20%。 一二三曾表示,其服装70%来自平台共享,30%来自自营采购。

频频融资的一二三原本是一家受到众多资本青睐的独角兽企业。 为什么已经走下坡路了? 业内人士认为,一二三的停摆不可避免是由于其营收单一、平台用户规模尚未达到足够水平、用户对服装卫生安全的心理问题、资金成本压力以及单方面修改会员协议和服务等因素造成的。 。 与客户不满意等相关。

一二三的收入来源相对单一。 一二三不仅提供服装租赁服务,还提供服装销售服务。

公开资料显示,一二三平台75%的收入来自会员费,其余则来自用户购买衣服的收入。

一二三的目标群体主要是22岁至35岁能够接受共享衣柜模式的都市白领。 创始人刘梦媛表示,大多数刚毕业的女性没有时间考虑升级自己的穿搭; 老年白领普遍购买力较强,可能不接受租赁而是选择直接购买; 相比之下,28岁左右的女性白领、有需求、有消费欲望、接受共享衣柜模式的女性年龄最近变得年轻化。 这群人每月平均花费1000元至1500元购买或租赁服装。

刘梦媛还透露,一二三注册用户超过1500万,单品转让次数约为20至30次。 用户平均每天打开App 2-3次,平均每次停留5分钟,每周下单。 一次。 截至2020年初,一二三平台注册用户超过2200万,其中使用一年以上的用户占月活跃用户的65%,上架服装SKU超过2万个。 2019年5月,一二三平台扭亏为盈,实现整体盈利。 但这样的规模注定了该公司的利润空间有限,很难受到资本的青睐。

其次,国人的共享衣柜观念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服装市场的上限。 有消费者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在一定程度上是用户的必需品,而共享衣柜车型的单价相对较高。 消费者觉得花钱之后,衣服只能是自己的一小段时间。 那么就必须归还它。 目前,消费者还没有普遍形成愿意接受租衣消费模式的观念。

此外,用户还担心衣服等个人物品的卫生和安全。 2017年,一二三宣布收购北京最大的干洗工厂之一,在已经与多家大型清洁护理供应商合作的前提下,开始建设自己的工厂。 当时,一二三已在北京、南通建设了自己的全流程智能工厂。 一二三希望让用户清楚地知道自己收到的衣服经过了哪些洗涤和质检程序,确保衣服安全、放心、可靠。 一二三在清洁、护理、质检等方面的不断努力,也加大了一二三的运维成本投入。 尽管一二三表示,平台上租用的衣物均已采取清洁、消毒等处理措施,确保健康安全,但仍难以消除部分消费者对衣物是否干净、是否携带病菌的疑虑。

2018年,有消息称一二三在未提前通知用户的情况下单方面修改协议。 据悉,当时一二三单方面强行修改了会员协议。 从原来的订单下单后48小时内可以下第二单,改为会员签收衣服后24小时内,并且快递服务合作范围也发生了变化。 从顺丰速运向多家快递公司的扩张,引起了很多用户的不满,并引发了大量的投诉。 用户认为,一二三单方面修改的协议已与其在宣传中宣扬的“无缝换衣”不再相符。

一二三表示,由于原协议运营成本过高,盈利十分困难,因此修改了相关协议。 2018年11月,一二三因单方修改协议内容、侵犯消费者权益,被北京市东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

此外,一二三还面临不少消费者对其服务等方面的质疑。 据黑猫投诉平台反映,部分消费者对一二三的服务相当不满意。 消费者投诉一二三平台无故扣款、不退款、衣服有质量问题、售卖假货、无理扣除会员有效期等问题,涉嫌侵犯自身合法权益。 75%利润依赖会员收入的一二三“惹恼”了会员,业绩自然受到影响。

已有多个共享项目被雷击

除了共享衣柜,近年来还出现了共享自习室、共享护理床、共享雨伞、共享复印打印机、共享篮球、共享集市等共享项目。

然而,许多项目都是短暂的。 2017年10月,共享充电宝公司乐电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该项目将停止运营并回收所有充电设备,成为行业第一家宣布关停的公司。 在共享单车领域,2017年6月13日,运营仅5个月的悟空单车因融资困难宣布关闭。 此外,共享睡舱、共享集市、共享KTV、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图书等也出现了经营困难。 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涉及ofo小黄车的雷雨天气。

共享单车的出现最初是为了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需求。 共享单车混战时期,也是共享经济炒作最热的时期。 ofo自2015年6月上线以来,已连接1000万辆共享单车,为全球20个国家、250多个城市的2亿多用户提供超过40亿次的出行服务。 但2018年9月,ofo因拖欠付款被凤凰单车起诉。 同时,有网友反映,在使用ofo小黄车APP时,充值押金或退押金时被诱导消费。 2018年10月至2018年11月,ofo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等多起案件列入被执行人名单。 此后,曾经有能力与摩拜抗衡的ofo小黄再也没有恢复过来。

近日,ofo关联公司东夏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341.62万元。 然而,在法庭诉讼过程中,发现该公司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截至目前,仍有1500万人在排队等待ofo小黄车退押金。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目前市场上的共享经济本质其实是包装了新噱头的租赁经济。 共享经济后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那就是成本。 在共享项目的初期,为了抢占客户、占领市场份额,他们会花费大量资金。 在这个阶段,一些玩家会因为缺乏资金而落后,渐渐地整个赛道上就只剩下几支相对成熟的队伍了。

但低价并不是长久之计。 为了继续经营、赚取利润,这些混战中幸存下来的企业开始降低成本,通过涨价或变相涨价的方式获取利润。 虽然涨价意味着客单价提高,但也必然导致用户流失。 近年来,用户抱怨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单次使用费用越来越高。

有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很多共享模式一直存活到最后,竞争对手纷纷退出,很容易由一家公司成为主导者,导致潜在的垄断风险。

注:本文原创自雷达财经(ID:leidacj)。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