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 正文

我们为什么越来越不爱面对面聊天了?

后浪研究院

(ID:青春36kr)

作者|杨晓彤

愿景|曲美

封面图片| 荒野讲座

在知乎上,年轻人最关心的问题莫过于成长路上遇到的障碍。

“23岁的你现在拥有什么?” “哪一刻让你觉得世界上有bug?” “人在迷茫的时候应该怎么办?” “有哪些人们不说但需要知道的社会规则?” “父母应该在晚宴上保护自己的孩子吗?”

这些问题没有标准答案,就像生活测试中的开放式问题需要你花大量的时间来回答一样。

当代年轻人在担心什么?

“后浪研究院”发布了一项针对年轻人“答疑解惑”的小调查,最终收到400余份问卷。 结果显示,事业成为年轻人最大的困惑来源,自我价值位居第二,情感困惑位居第三。

知乎《2022职场人观察报告》还显示,2022年至今,平均每天有6个职场话题登上知乎热榜,其中就包括“你在哪一刻觉得自己应该辞职?” “工作后你发现了什么?” “职场原则”问题,回复数分别高达16,000和13,000。

长期以来,年轻人对于职业发展似乎存在困惑。

后浪研究院的一项调查显示,按年龄细分,年轻人的困惑排名也发生了变化。 00后对于学习、自我价值、社交最为困惑; 职业、收入来源、自我价值成为95后的三大困惑; 除了收入来源和职业之外,90后还面临着情感困惑。

在解决问题的方式上,超过一半的年轻人倾向于通过自我提升、开阔视野、学习方法论来解决问题。 还有45.05%的年轻人愿意与人面对面交流、寻求建议。

当年轻人感到困惑时,他们往往会向谁寻求答案? 60.4%的受访者喜欢把朋友变成自己的“解谜高手”。 “迷茫的时候,找朋友”似乎成为年轻人的共识。

在这个每个人都背着“问号”前行的时代,有一群不同性别、不同职业的Z世代,正在尝试踏上“解答问题”的旅程。 他们聚集在原野,围绕知乎上备受好评的年轻人提出的问题和困惑,畅谈自己的经历和看法,试图凝聚共识、产生共鸣,甚至有所作为。

他们的谈话被知乎录制制作,形成了《荒野谈》。

市面上的脱口秀节目很多,但像《荒野生存》这样专注于解决Z世代年轻人现实问题的节目并不多。

9月5日,《野话》在知乎平台上线。 出于好奇,《后浪研究所》也看完了这部荒野脱口秀。

你正在遇到什么,你经历过什么

它总是在变化。

地点多变,人迹罕至的荒野、森林、河滩; 地点不断变化,要么是巨大的露营帐篷,要么坐在充满民族风情的野餐布上; 天气在变,有时艳阳高照,有时雷雨交加。 时间在变,有时是黑夜,有时是白天……确实,《荒野对话》。

在赤裸裸的大自然中,年轻人敞开心扉,进行一次心与心的“交谈”并不困难。

至于来聊天的人,你们一定对他们的名字不陌生:脱口秀演员李雪琴、95后女演员张若男、《七霸说》辩手奚锐、《暖心offer》实习生李浩源、第五季最强厂牌《明日之子》蒋贤贵,以及知乎上的优秀答题者李松伟、刘博阳。

大家齐聚一堂,在“4+1”五人论坛(即每期4位常客、1位飞行嘉宾)畅聊。

我们谈论的不是那些虚假、说教的心灵鸡汤,而是知乎上年轻人推崇和热议的话题,比如社交、兴趣爱好、爱情、事业、家庭、消费、网络生态等。自我价值——与每日高强度相关。

他们并不是唯一在这里聊天的人。 节目播出过程中,知乎还针对这些问题展开了延伸讨论,让面临同样困惑的年轻人可以畅所欲言。

第一期节目上线后,知乎上有65万人观看,700多人参与了一个新问题:“李雪琴在《荒野说》中提出的问题是:人可以在没有社交的情况下吗?”全部?你觉得怎么样?

回答者@Kevinqi自称患有社交恐惧症,也是一位独居英雄。 他曾经以为自己根本不需要社交。 但当我亲身经历了一个人在异地,没有任何社交活动,每天坐在租来的房子里打游戏、看书、看电影后,半个月后,“我抱住外卖小哥的腿,求他不要这样”你走吧,让他陪我,我在聊天呢!” 从此,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不能完全脱离社交”。

在被本科朋友删除微信好友后,来自@湖地的海因斯终于意识到,“如果没有真正的情感交流的社交,人们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不快乐。” 作为一个曾经讨厌甚至讨厌社交的人,她认为社交是浪费时间,所以她在问题中写下了自己的答案,“我认为不可能,而且绝对不可能”。

当然,也有人认为社交不需要存在,比如受访者@DuDuDu,但前提是“你要能忍受孤独,不因为外界的反馈而感到情绪波动”。

这种思想的碰撞在节目中经常出现。

依然是李雪琴提出的问题,李松伟的回答是:“其实,有些人的需求并不是社交。” 这是一种可以让0社会人安逸的状态。 虽然这种状态很难得到别人的认可,但是有土壤的时候是可以达到的。

李松伟觉得自己在某些时候是需要这样的生活的。 尤其是当他参加完数百人的聚会后走出社交聚会时,他只有一种感觉:“很累”。 为了补充人际交往中消耗的能量,他会选择独自步行40分钟回家。 一路上的孤独让他感觉自己“正在一点一点地重新与世界联系”。

但细蕊却持相反的观点。 他认为,人需要别人的认可才能走向自己。 “他无法直接与自己交谈。”

短短几分钟,两人之间就上演了一场经验与理念的PK。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从主体间性等哲学角度批评此事。” 李松伟开玩笑道。

这就是为什么知乎总能对嘉宾讨论的问题进行延伸和讨论。

您甚至可以在客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人们正在遭遇和经历的难以解决的困惑,是几位嘉宾都难以避免的。 比如,李雪琴会在亲密关系中担心是否要改变自己,姜贤贵会为事业道路的选择而迷茫,而奚芮则无法避免因原生家庭的变化而受到创伤……

这就是《原野说》回应年轻人期待的方式:不落入传统脱口秀的标准化套路,也突破了嘉宾与观众之间的角色壁垒。 另外,似乎没有哪一个节目的嘉宾愿意将自己面临的困惑完全暴露给观众吧?

放下戒心,心连心

今年7月,我作为后浪研究所的一员,有机会参加了《野外对话》的预映。

谁能想到,这档节目在拍摄过程中也“不按套路出牌”。 地点选在晚上19:00的北京朗昆自由营。

那一晚的记忆,除了空气中弥漫的花露水香味和蝉声不断的叫声之外,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们和主创团队、节目嘉宾李松伟、蒋贤贵一起,进行了一场身临其境的“荒野”的经历。 会谈”。

远离城市的喧嚣,听着客人们有说有笑,分享自己的经历和看法,我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观影聚会上,李松伟分享了一段录音——每次出门,他都会发信息告诉妻子,他“到达目的地了”。 他第一次来到零信号的地方,当他能经过的时候,步行范围内的任何地方都没有信号。 他惊慌失措,“我妻子一会儿就得报警了。” 最后,他只能让节目组开着车,寻找一个可以成功发送消息的地方。 “那一刻,我真的沉浸在了身处荒野的感觉。”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节目组的良苦用心。

“野”代表“自由”、“开放”、“精神的原野”。 在这样的环境下,呼吸新鲜空气总能让人放下包袱,抒发感情。

这是毫无疑问的。 一个被困在小隔间里、被键盘敲击声包围的农民工,能否突然向周围的人讲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 每天问中午吃什么,聊同事八卦,这才叫聊天。

“后浪研究院”发布的一项小调查显示,与热闹的聚会场景相比,90%以上的年轻人会在安静的乡村放下戒备,进行心与心的交谈。

当然,环境只能起到辅助作用。 无论一个年轻人多么外向、多么健谈,他都很难和一个人生轨迹与自己不重合、初次见面就没有交集的年轻人进行告白。

作为一档需要深度对话的节目,嘉宾之间的化学反应尤为重要。

为此,节目总监王宇做了充分的准备和考虑。 他第一个选定的人就是李雪琴。 “她有一个很了不起的地方,就是能够对这个时代的一些话题说到人心,而且说到心坎的时候,她是一个比较安全、值得信赖的人,这样的接受方式。”

那么谁能激发李雪琴的表达欲望呢? 王宇想到了李松伟——他可以顺着李雪琴的话题“来谈谈我们这个时代遇到的问题”。

接下来,我们需要一个真正的00后。 节目录制前,王宇和蒋贤贵见面了。 他这样描述这个贵州小伙子:“他非常真诚地把他生活中遇到的困难、他的原生家庭、他的处境毫无掩饰地表达出来。” 录音开始后,他觉得是蒋贤贵的坦诚刺激了其他嘉宾,“让大家更加真诚地进入这个话语场”。

李松伟、李雪琴、蒋贤贵

事实证明,每一位嘉宾都选对了。

节目中经常可以看到现场气氛被炒到一定程度、嘉宾一拍即合的瞬间。

比如第二期谈到兴趣爱好的时候,细蕊提到,在大学之前,一个人的圈子也就这么大。 “你能生活的领域是很固定的,你无法避免与每个人打交道。” 试图融入一个不适合他的群体的感觉让他不高兴。 直到他进入大学并加入辩论队,他才意识到世界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我可以做我喜欢的事,找到我喜欢的人。” 没有必要呆在一个团体里。

有同样经历的姜贤贵瞬间兴奋起来,连忙和奚锐握手。 “同志!” 姜贤贵叹了口气。 小时候,在群体的压力下,即使不喜欢玩,他也会主动去买玻璃球。 直到高中加入乐队,他才发现没有必要融入一个小团体,也没有必要组建一个小团体。 。 “在这个世界上,你不需要自吹自擂才能得到认可。”

又比如,在第四期谈到事业时,李雪琴提到,“只有赚钱才让我快乐”。 更具体地说,这种快乐来自于每次赚钱的时候,她都感觉自己像一个认识的人。 无论是她的朋友还是亲戚,“当他们生病的时候,我可以给他们额外的钱,所以这是我所有快乐的源泉。”

正如细蕊所说,“当我不知道会有什么风险,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选择时,有钱对我的未来肯定是有帮助的。”

李松伟也表达了对李雪琴观点的理解,“你心里对这件事会有更稳定的期待,看来我在这件事上有更多的保障。”

李雪琴连忙点头:“是是是。”

与针锋相对的争论相比,这种共鸣和认可更能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 我们可以毫无保留地向对方和观众揭露和展现自己的真实想法,让整个聊天场变得更具互动性。 “松弛”。

在“后浪研究院”的调查中,我们还发现,“对话题感兴趣、产生共鸣”成为66.17%的年轻人在多元文化中更快地敞开心扉、融入话题的首要条件。人聊天游戏。 。

其次,让年轻人向他人倾诉的关键要素是:聊天话题循序渐进,由浅入深(59.01%); 话题随意、气氛轻松(55.8%); 其他聊天者在有熟人在场的情况下(43.36%)主动讨论话题或先分享秘密(48.89%)。

对话可以做什么

还是在电影聚会上。 有人问蒋贤贵,录制了8期节目后,他的观念有什么变化吗?

答案要从节目最后一集开始说起。 那一期,他们讨论的话题是原生家庭。

在此之前,姜贤贵一直在想,“为什么我的家人会这样?” “他们给我带来了什么?”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就连提到“原生家庭”这三个字,蒋贤贵都觉得有一种悲伤,因为他不知道如何与父亲相处。

作为家里的长子,蒋贤贵需要承担很多责任。 “但他(指他的父亲)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做。他只告诉我这是你必须做的。” 因此,蒋贤贵对父亲的感情就更加重要了。 主要是恐惧。

他也曾想过短暂逃离原生家庭,于是从贵州来到了北京。 但当被李松伟问到“你以后会如何规划和原生家庭的关系?之前的事情你是想跟他们解释清楚,还是干脆忘记,以后去别的地方住?” ” 我们和他们意见一致,只想过年的时候回去看看?”

这正是蒋贤贵想向其他嘉宾请教的问题。 因为他绝对不会选择后者,“因为我对他们还有爱”。

同样面临原生家庭问题的奚锐分享了自己的经历——随着事业的发展和父亲的年龄的增长,“他会有危机感,他会有脆弱感。当他接受主动来找你,等问题解决了,这件事就有了一个出口。”

“有可能你不选择解决原生家庭的问题,但你的原生家庭会选择和你一起解决。” 李松伟说道。

那一刻,蒋贤贵似乎找到了问题的最优解。

因此,在回答电影放映时提出的“我一直以为我的父亲是一个超级直男”的问题时,蒋贤贵表示,直到参加诗歌朗诵会,他才收到了父亲送给他的一首诗。 “看完后我问他,是你自己写的吗?他说是的,你可以参考一下,当歌词什么的。”

姜贤贵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他“认识”了二十多年的男人。 他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尝试过真正去了解父亲的心。

幸运的是,通过《荒野对话》,蒋贤贵认识到父亲正在努力融入自己,他与父亲的关系也进一步和解。 “我们只是过我们的生活,做我们喜欢的事情(没关系)。但在我们的家庭里,爱和感情仍然存在,我们仍然保持联系。”

我无法想象,一次谈话就能带来如此巨大的改变和收获。

回顾一下,你们有多久没有进行过深入的交谈了? 后浪研究院的调查显示,11.82%的年轻人一年多没有进行过深度沟通,11.33%的人从未进行过深度沟通。

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大多数年轻人的交流都是琐碎而简短的。 对于可以通过发送表情符号回复的消息,永远不要浪费时间打字。 微信打字就能解决的问题,千万不要打电话。 对于可以通过电话讨论的问题,绝不是面对面的沟通......

一位已经一年多没有深入聊天的年轻人告诉我,他在工作中忙于完成工作任务,下班后没有开口说话的欲望。 “每天回家就是看短视频、刷朋友圈,哪里有时间?” 想深入交流吗?”

但没有人可以否认对话的作用:即使是与陌生人的对话也可能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在你的生活中引起涟漪。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年轻人从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对话中收获了什么?”

受访者@不想告诉你我是谁提到,在一次独自去新加坡旅行时,她在电梯里遇到了一位匈牙利人。 两人只是对视一眼,就开始闲聊,话题从文化到教育。 然后是个人经历。 回忆起那次聊天,“那天晚上的河风,河边酒吧的歌声,河里的船,手里的酒,一切都感觉刚刚好。” 作为一个在家庭教育环境下长大的女孩,她感觉自己看到了更大的世界。

交谈的价值就在于彼此能够获得新的思维方式、看待事物的新视角。 《荒野对话》通过8次对话的完整记录,深度还原了当下年轻人的心境,向我们展示了这一代年轻人如何看待世界。

至于知乎为何敢于打造这样的脱口秀节目?

作为中国最大的问答网络社区,知乎有着天然的优势——无数年轻人在这里提出问题,寻找自己想要的答案,并围绕不同话题进行专业讨论。 基于此,知乎的底气在于将空间场景与内容主题相结合。

看完整个节目后,“后让研究所”举办了主题为“深度交流的场景给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你从中收获了什么?”的“在线谈话”。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