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 正文

模型•合伙与合力,看透雷军与黄章的管理模型选择、刀法PK

倾听才叫聪明,向内找才叫明白,战胜自己才叫坚强

——《史记·商君列传》

1.1

从小米和魅族看游牧民族与匈奴王之间伙伴认知和机制的较量。 他们的兴衰也都是突然的。

从公元前3世纪到公元5世纪,八百年的时间里,世界历史上有一个著名的民族,叫做匈奴。 这个民族原本生活在东亚蒙古高原的草原和沙漠地区,以追求水草为生,靠狩猎、放牧为生,居无定所。 他们在马背上游牧,培养了他们粗犷暴力的性格和体质,积累了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 在大单于的带领下,匈奴人善跑善战,一旦受到攻击就会逃跑。 当机会出现时,周围国家的财富和人口都会被掠夺,等全部消耗完后,他们就会再次咆哮,满载而归。

秦帝国建立后,秦始皇派将军蒙恬率领三十万大军,击退匈奴铁骑,修筑长城,取得阶段性胜利。 几经进退,西汉初期,匈奴军队一度想要攻占汉朝都城长安,威胁西汉王朝的安全。 无奈的汉朝只能依靠后方的实力和和亲政策,巧妙地周旋匈奴。 直到汉武帝刘彻时期,西汉经过多年的养精蓄锐,依靠内陆丰富的人口资源和战略物资,才打败了主力。匈奴军的力量一下子就被击垮了。

公元5世纪,一支逃亡的匈奴军团进入欧洲腹地,突然形成了一支强大的力量。 在匈奴王阿提拉的领导下,几乎击败了当时的罗马帝国。 然而,由于运气不佳,战斗能力不强,他被击败并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其他几个支系则融入了南方和北方周围的民族中,从而不复存在。 前后八百年间,匈奴王强,匈奴人强;匈奴王强,匈奴人强; 匈奴王衰弱时,匈奴人四散分散,听任别人欺负。 套用黄炎培问毛泽东历史周期时的话,曾经强大的匈奴军无论从实力、人才、机制上都无法摆脱“盛而亡”的历史魔咒。 奇怪的圈子。

接下来我们要说的是魅族和老板黄章的商业传奇。 我们用小米和它的老板雷军来做一个横向比较,以引起大家的反思。 反思的重点是:对伙伴关系的认识和机制建设。

龙藏虎啸

2018年4月27日,乌镇,蛰伏一年的魅族举办魅族15旗舰机发布会。 黄章高薪聘请的总参谋长兼首席营销官杨拓主持了整个发布会。 魅族老大黄章隐形了,云深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同一天,在北京的小米,雷军宣布晋升CFO周受资为高级副总裁,同时还宣布两位创始人周光平、黄江吉辞职。 前两天,小米刚刚在武汉大学举办了小米6X新品发布会。 雷军亲自登台讲道,滔滔不绝,吼声山野。

黄章和雷军都是手机界的传奇人物,一个善于隐藏,一个善于宣传; 想用极致的产品——魅族世界; 一个是用极致的精神和品质制造生态中国。 两人的交集始于2010年之前,当雷军决定创办小米进军手机行业时,他多次南下珠海亲自拜访黄章。 当时黄章已经发布了M8和M9,与全球流行的苹果、三星高端手机正面竞争。 黄章给到访的雷军当面提出意见和建议; 但雷军依然是一个外行、一个旁观者,温和谦逊,一副十分恭敬的样子。

茶几两边,一个人在说话,一个人在聚精会神地听着。 黄章不知道的是,说话时微笑着盯着他的雷军,正在仔细研究黄章对产品、营销、行业发展的独特见解,思考着如何为我所用,如何为我所用。开拓新兴产业的机会。 风口。 让黄章没想到的是,未来雷军创办的小米科技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中国手机行业的新兴领军者。

猛兽将战,双耳跪拜。

后来流传的血腥故事是,黄章在微博上骂雷军窃取机密,不仁不义; 而雷军则低调隐忍,任由黄章咬着喊着不争。

说话不快的雷军,在手机行业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 他利用高性价比、快速行动、网络营销、粉丝经济,在短短3年时间里实现了年出货量超过1800万台。 一举进入全球一线阵营前五的惊人表现。 同样三年,魅族在黄章的低调带领下,销量依然停滞在500万台。

或许,心情不好的黄章被雷军的猛烈攻势激怒了。 又或许,2010年到2013年智能手机的突变,让长期在幕后的黄章嗅到了杀机。 血的味道。 那年年底,他的办公桌上时不时传来高管递交的辞职报告。 内忧外患的黄章坐不住了。 他首次宣布退役。 他要重振魅族的辉煌。 他想带领他的兄弟们找到一个有利可图的未来。 他要带领魅族重新回到行业领先地位。

从公司出来的黄章一改以往低调封闭的作风,扛起了招商、股权激励、挖人、拓展产品四大旗帜。 2014年和2015年,阿里巴巴等6.5亿美元资金入驻魅族,并在市场上推出了20多款PRO、魅族、魅族等品牌手机。 最终,到2015年,魅族的年出货量达到了2000万台。 2015年,小米正处于疫情爆发后的青春期,供应链交付不佳,新品乏力,跌出全球前五。 魅族,似乎已经浴火重生。 黄章再次选择隐居,将大权交给了跟随他的家族官员和管理者。

雨来了

没想到,正当黄章以为魅族可以发展良好,自己可以好好休息,稳坐幕后时,魅族危机再次爆发。 核心骨干陆续离开。 产品市场评价过低,利润无法持续,再次亏损。 与惨淡的魅族相比,历经阵痛的小米科技在雷军及合伙人团队的内部整顿后又重新崛起。 投资业务蓬勃发展,生态链完善; 手机业务重回全球前五名; 新品推出好评不断,品牌形象熠熠生辉。

如果没有投资,或许黄章还能从容应对。 但2016年、2017年,阿里巴巴、天银等外部股东入主魅族,开始通过董事会对财务回报、产品销售、市场地位提出严格要求。 要求。 在这种压力下,曾经叱咤风云的业界混王黄章深深感受到,魅族不再是黄章一人的魅族,而是股东的魅族。 然而,一向封闭的魅族,有着难以改变的游牧原始基因性格。

以MP3起家、以手机兴盛的游牧魅族,与匈奴王黄章

中国珠海是一座开放程度仅次于深圳的东南沿海城市。 高中没毕业的黄章,奔波于深圳、珠海两地,靠打工维持生计。 凭着自己的勤奋和对电子产品的热爱,他选择了一家专门生产MP3播放器的新加坡公司。 公司的效能一度达到分公司总经理的水平。 由于哲学原因,黄章从这家公司辞职,在珠海创立了魅族科技。 他以MP3播放器起家,凭借细致的产品打磨、真诚的粉丝营销以及广东人独特的团购能力,一举抢占了庞大的内地MP3市场。 成为中国领先的MP3技术公司。 到2007年,魅族的营业额已接近10亿。 此时,黄章敏锐地感觉到MP3风潮已经结束,他必须迅速转身,全力进军智能手机行业。 此时,魅族推出了一款与苹果手机相媲美的低价智能手机:M8。 连战连胜,成为中国智能手机行业少有的品牌新星,与国际巨头苹果、三星竞争。

然而,在辉煌的魅族随后的发展过程中,他们却像游牧民族匈奴一样来了又呼啸而去; 年少成名的黄章,也像匈奴王一样,曾经嚣张跋扈,如今却陷入了困境。 ,陷入高管内讧、内部裁员、新产品乏味、屡屡亏损的被动局面。

其背后存在哪些问题和逻辑?

门口有一群野蛮人

2010年到2014年,中国手机行业突然出现了几个身价千万的本土野蛮人:小米、华为和OV。 他们产品精良,品牌响亮,打法凶猛,套路娴熟。 从中低端手机开始,一路突飞猛进,在过去被苹果、三星、三星等国际手机巨头压制的中国手机市场取得了猛烈突破。黑莓、诺基亚、摩托罗拉和 HTC。 在他们虎狼军团的压力下,黑莓投降,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投降,分别被卖给了微软和谷歌,后来又被联想和富士康收购。 台湾的HTC还在挣扎求生,赔钱的父母却认不出来,快要死了。 苹果和三星凭借品牌、先发技术、主要零部件供应等综合优势,依然牢牢占据着高端手机的市场地位,并在顽强抵抗。

在此大势下,传统智能手机品牌联想、TCL、康佳等巨头也步步受挫。 他们无处可退,也无力反击。 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曾经庞大的市场被一步步蚕食,叹息着对“机遇”的期待。 。 期间也有酷派、360、锤子、甚至格力手机,吹胡子瞪眼,轮番亮相,撸起袖子争抢,争夺一席之地。 四年来,位于东南一角的魅族一直云云缭绕。 与小米、华为、OV等千万台新秀相比,年出货量仅500万台已不再是2008年的水平。2006年M8推出时,已是颇有建树,行业领导者。 如今,我们四面楚歌,硝烟弥漫,门口还有一群野蛮人,个个举着明火,分分钟就能把自己勒死。

我应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黄章就坐不住了。 在拥挤的手机台上,他大喊:我要离开大山!

但谁在乎? !

魅族的王牌和弱点

在历史剧《汉武帝》中,汉武帝刘彻发现匈奴大军入侵汉朝。 除了强壮能干、能跑千里的战马外,还有一把能削铁如泥的“红女不锈钢弯刀”。 汉朝军队的利剑在匈奴的不锈钢弯刀面前脆弱如竹,毫无招架之力,无法还手。 匈奴军队凭借战马、刀剑等精锐武器,灵活的战术,辽阔的草原纵深,战斗力凶猛,击败了汉武帝之前和西汉的历代皇帝。王朝为汉武帝初期。 只能将他们送走。 给妇女钱财,是卑贱的亡国之策,求与新娘和好。

对于匈奴来说,他们的王牌就是战术、马匹和刀剑。 而这些王牌一旦被汉武帝刘彻掌握,只需反手一击,强大的匈奴大军便如鸟兽般散去。 从实施上看,随着认知和武力的升级,拥有强大国民经济和人才后盾的汉武帝,在进化的战争机器的驱动下,大手一挥,轰隆隆地击溃了曾经强大的匈奴人。 。

智能手机红海大战中,魅族的王牌是什么?

- FIYME系统。 到目前为止,这款已经升级到7.0版本的操作系统在UI和功能上仍然俘获了很多粉丝的热情;

- 煤油家族。 这个曾经让魅族公司和老板黄章颇为自豪的铁杆粉丝群体,至今仍然在传播魅族品牌、支撑销售方面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不幸的是,这些王牌都被小米、华为、锤子等友商掌握了。 王牌变成了内裤,被无情地扫走,失去了所有的威力。 更危险的是,在英雄们逼近城池的铁蹄下,魅族的弱点暴露无遗:

- 股权关闭。 黄章是魅族的绝对大股东。 2014年之前,没有大规模的外部资金支持魅族的大规模销售。

- 人才关闭。 魅族是典型的内部控制者。 黄章的兄弟姐妹和亲戚牢牢控制着财务、供应链、采购、行政等系统。 虽然设计和销售系统都是由外人负责,但大部分都是跟着黄章走。 自 MP3 以来一直存在的忠诚退伍军人,在内部培养。

-认知封闭。 据说,黄老板离家近,喜欢喝茶、种菜、听养生音乐,很少与行业互动。 黄章虽然在产品开发上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但他面临着软硬件的不断挑战。 随着智能手机迭代升级和快速发展的趋势,我们不知道凭借自己的努力和知识能走多远。

以魅族的竞争对手小米为例,黄章的弱点恰恰是他们的强项:

- 股权开放。 雷军已给予内部团队全面期权支持,随时准备融资,据称即将在港交所启动IPO(2018年7月,小米已在港交所成功上市)股票交易);

——人才开放。 小米的创始团队由来自微软、谷歌、摩托罗拉以及国外一流设计大学的专业人士组成。 后来,它采取了择优策略,选拔最优秀的人才加入团队。

-认知开放性。 雷军在认知升级上投入的时间和研究精力可谓是劳动模范。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危险,如此黯淡的未来,魅族和黄章将何去何从?

黄章重组

农历2013年底,珠海一个寒冷的风雨交加的夜晚,蛰伏了五年的黄章在内部论坛上发了一条消息:我要出来……

选择这个时间、这个节点,实在是无奈之举。 此时的魅族正内忧外患。 销量受到苹果、三星和 HXO(华为、小米和 OV)的打击。 它陷于煤油扇这个利基市场,举步维艰。 内部,核心技术人才在诱人的外部挖角攻势下不断提交辞职报告并要求离开。

出山后,黄章瞄准了股权投资、股权激励、业务拓展三个界面,分别解决资金问题、人才问题、产品问题。 这是2014-2015年魅族内部发生的重组。 。

一是股权投资。 一向封闭的黄章看到自己的资金数额无法支撑魅族大规模产能扩张,无奈改变了原来对增资、扩股、参股的认识控制权,走上了公开股份的道路。 然而,挑剔的黄章突发疾病并没有就医。 相反,他选择联姻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利用阿里巴巴的流量和影响力来支持魅族的发展。 黄章的呼吁与正在寻求进入的阿里巴巴团队一拍即合。 拜访马云后,有消息称阿里巴巴领投了6.5亿美元,其中阿里巴巴在魅族融资中投资了5.9亿美元。 此后,少量投资资金不断进入魅族。

二是股权激励。 2015年1月,魅族股东名单中又新增3家有限合伙企业:设计总监陈曦(已辞职)控制的珠海启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总裁白永祥柯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已辞职)控制的珠海锐投资合伙企业,黄小琴(黄章之妹)控制的珠海百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这三个有限合伙企业容纳了魅族内部近150名核心团队成员。 黄章希望通过这种股权激励模式,能够激励和留住人才,为魅族的崛起留住动力。

三是业务拓展。 在魅族品牌的基础上,我们将建立PRO高端品牌和美兰低端品牌,同时剥离配件事业部、FLYME事业部、海外事业部,让其独立发展。

如果一切顺利,2014年启动的皇章重组或许真的会爆发出惊人的威力。 事实上,在这三招的带动下,2015年魅族确实实现了销量近4倍的增长。 出货量达到2000万台,跃升千万级。 是的,下一个进化已经超出了黄章的跑道。

停止正在启动的跑车

这世上的事情,总是难以如愿。

业务战略的演变未能符合最初的规划路线图。 在黄章的愿景下,依靠外部资金的推动,再加上稳定的内部人才团队和运营能力,魅族完成绝境逆袭、大放异彩是必然的。 然而,黄章亲自掀起的重组风暴很快就因为黄章生病再次退休而脱轨。

阿里的资金进来后,魅族士气大振,期望值爆棚。 快速增长的出货量让黄章感到害怕。 在利益面前,黄章选择了最保守的控制策略,即任命家族成员接管整个公司。 关键供应链、采购、管理和销售代理系统。 可怕的是,人事管控不仅未能减少道德风险,反而引发了外部专业人士的集体不满,为扩大人才流失规模奠定了基础。

为了避免大规模的战略融资给团队带来不切实际的期望,黄章将自己极力推崇的股权激励模式定为期权模式。 所有人员必须工作一定年限并达到规定的业绩才有资格获得相应奖励。 的股权激励。 对于一些有良好预期、想一夜暴富、对风险有清醒认识的内部人士来说,期权激励总比没有好,未来完全不在自己掌控之中。 结果,虽然部分核心技术团队和运营团队加入有限合伙企业,成为魅族间接股东,但他们仍然选择离开。

离开的专业人士和进入的家属形成了两股不和谐的溶解力量。 由于经营不专业,接管供应链的家族将涉嫌不合格的供应商和整车厂引入了要求稳健性和质量的供应链体系,导致2015年快速扩张时发生了一系列不应该发生的质量事故。

更离谱的是,据说魅族与其芯片供应商高通不和。 它无法获得代表高端性能芯片的高通供货,被迫使用台湾联发科的中低端芯片来推出低端手机策略并支撑量产规模。 的爆发。 在强调性价比的手机竞争中,魅族赢在规模,输在品质,市场评价直线下降。 魅族不再是当年技术先进的独一无二的魅族,而是屈服于资本力量的普通魅族。

再次出山,高端突破,给萧强带来麻烦

不甘被围困的黄章,2017年再次发文:我(还)想离开大山……

这次出山,不像上次发出几颗手榴弹,爆炸了一大片,然后就放弃了。 黄章意识到,魅族的财富取决于优秀的产品。 发展也得益于顶级产品的不断推广和煤油人的高度认可。 没有顶级产品的魅族就是没有灵魂的魅族。 解决魅族的问题,首先要从打造好产品开始。 好的产品必须有专业团队的亲自参与和支持。

基于这样的认识,黄章高薪聘请了曾在三星、华为、TCL等公司担任市场和销售主管的杨拓担任CMO和普通员工,协助黄章推出一款新的旗舰产品。绝地反击意义:M15。 前述2018年4月在乌镇举行的新品发布会就发生了。

然而就在发布会前几天,一则品牌总监张佳痛斥CMO杨拓造成肖强过失的微博事件迅速在网络上传播。 文章称:杨拓无法带领魅族走出泥潭,走向胜利。 事件以张佳道歉、辞职、退出而告终。 然而,该事件暴露了魅族内部治理和团队管理是多么幼稚和脆弱。 而且,杨佳还是参与股权激励的核心人才之一。 目前还很难评估这一事件对M15发布的影响。 只能说,黄章领导下的魅族面临的重要挑战是如何将已经支离破碎的公司重新整合起来,打造出融合式的合力。

M16,孜孜追求,黄章没有放弃

匈奴王黄章带领魅族崛起的历程,一波三折,情节不断。 然而,固执的产品理念和顽强的拼搏意志,似乎并没有影响黄章赢取未来的野心。 正当他运筹帷幄推广M15时,黄章语重心长地说:M16是重点,八月见!

2018年,智能手机行业,认知与机制之战尚未平息。 魅族已与高通和解,对核心高管实施股权激励。 从阿里巴巴获得的资金仍然充足。 重新调整人员架构,重新任命CFO等核心团队负责人。 基本上都有代表。 高品质的M15现已上市。 重回王位的黄章似乎志在必得,士气高昂。 我们看到,因外部股东的介入而获得一定认可和机制升级的黄章,高额横幅上写着两个愤慨的字:不满!

2018年5月3日,雷军带领下的小米正式向香港联交所提交IPO申请。 当天,雷军晒出拜访中国首富李嘉诚及其儿子李泽钜的照片,并配文:双方签署战略协议,小米产品进驻万余个销售网点长江的。 照片中,两位嘉宾都笑得很开心。 笑容的背后,有两个字:战斗吧!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