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 正文

突然卖不动了?某超市超30个品牌销量全部下跌,最大跌超80%

今年以来,不少速溶咖啡卖家突然发现生意不太好。

30多个品牌销量全部下滑

酒前中央站数据显示,一季度,天猫“现煮咖啡”品类GMV(商品交易总额)较去年同期下降7.1%。 其中,占GMV超过60%的品类“速溶咖啡”下降了4.4%。 自去年四季度以来,已连续两个季度下降。

天猫平台上,现煮咖啡品类GMV排名前十的品牌中,三顿半、星巴克、永璞和Nespresso(雀巢旗下品牌)均呈现下降趋势。

艾瑞数据显示,速溶咖啡在咖啡市场的占比从2017年的69%下降至2020年的52%; 同期,现磨咖啡的市场份额从15%增加到37%。 这也是国际趋势:2020年,美国和日本的现磨咖啡比例将分别为87%和63%。

都市快报·城市互动记者从杭州某大型连锁超市了解到,上半年,雀巢、香悦、麦斯威尔等30余款速溶咖啡在超市销量同比均出现下滑,其中大部分跌幅均为两位数。 ,最大跌幅已超过80%。

图/都市快报

杭州西部一家中型超市,雀巢旗下的速溶咖啡仅售七八种,促销广告为“满29元返4元、满8元返”。超过55元。” 老板说,这几个月速溶咖啡的销量不太好,货架上很多咖啡还是去年的产品。 “单包卖得比较好,每包1.5元。大部分是附近网吧上网的年轻人买的。”

巨头之间的竞争

现磨咖啡疯狂扩张

20世纪80年代末,雀巢咖啡的电视广告正式引入中国,经典广告语“味道棒极了”逐渐家喻户晓。

图片/广告截图

此后几十年,速溶咖啡在中国咖啡消费市场占据绝对主导地位——欧睿国际数据显示,2013年市场份额高达97.6%。

然而,近年来,随着现磨咖啡的疯狂扩张,速溶咖啡逐渐跌落到咖啡“鄙视链”的最底层。 星巴克、Costa、瑞幸、库迪、肯德基、麦当劳、奈雪的茶、CoCo……甚至中石化、中国邮政等都在跨境销售咖啡。

三得利、本森、农夫山泉、娃哈哈等品牌也在即饮咖啡方面不断发力。 今年,农夫山泉推出了木炭瓶装咖啡新产品系列; 娃哈哈继2016年推出茂源咖啡后,推出新的“咖啡阵地”,重返即饮咖啡赛道。

在巨头的竞争下,即使是速溶咖啡最大的优势“价格便宜”,也不再那么明显:

超市里的雀巢金装卡布奇诺5包售价20.8元/包,折算下来每包约4元; 而娃哈哈的“咖啡席”5.5元/瓶,农夫山泉炭咖啡6元左右。

现磨咖啡的价格不再超过30元/杯,现在为10元/杯左右。 刚刚进入市场的酷迪也推出了大量福利供用户享受,就像瑞幸当年所做的那样:“1元无限畅饮券”、“6.6元无限畅饮”优惠券”等

也许雀巢也没有想到,花了30多年培养中国消费者喝咖啡的习惯之后,最终的受益者不再是自己。

现磨咖啡竞争白热化,瑞幸被指侵权

一方面,速溶咖啡日渐式微,另一方面,现磨咖啡的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争议:瑞幸新品被指侵权

近日,有消息称瑞幸发布的新品“昆仑煮雪拿铁”涉嫌侵犯冠夏现有品牌,引发众多消费者热议。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6月25日,观侠官方客服回应称,两个品牌之间没有相关合作,也不存在联名。 并表示,“昆仑煮雪”是冠霞自主创造的产品名称。 随后,“昆仑煮雪”也进行了相关商标注册工作。 目前,瑞幸坊尚未对此事做出回应。

据中华商标网了解,“昆仑煮雪”商标已由冠下子公司北京广益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并取得注册证。 该商标归为第3类,包括“洗发水;香薰浴盐;芳香精油;香膏;香水;个人或动物用除臭剂;香薰藤;化妆品”等类别。

6月19日,瑞幸咖啡发布了咖啡新品“昆仑酿雪”。 当日下午,观侠品牌方北京广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观侠”)在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媒体上发布。 相关澄清公告称,其从未开展过任何咖啡业务,与瑞幸坊不存在合作关系或业务往来。 还表示,公司于2019年开始使用“昆仑煮雪”品牌,并在其主要产品上取得了“昆仑煮雪”商标注册证书。 同时,观下品牌也提醒消费者仔细甄别,以免混淆。

瑞幸官方显示,6月19日发布的“昆仑酿雪”咖啡是瑞幸与国产动漫《守护者》联合推出的咖啡新品。 在瑞幸的相关详情页面上,出现了“喝一口东方香”。 “灵感来自昆仑山的寒冷和独特”等语。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冠侠是北京广亿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法定代表人为刘惠普。 由多方共同持有。 旗下子公司有听泉茉莉、恨水点茶、纳兰美、如夏、观霞、书院莲池、关东、富光。 拥有竹影、夏日实验室、溺橙、淮南忆梦、至夏等多个商标。

新旧“瑞幸”之争

除了卷入侵权纠纷之外,“老瑞幸”创始团队成立的库迪咖啡目前正在向瑞幸发起全面进攻。

Cudi预计,到7月底,门店总数将达到5000家。 图/库迪

2022年10月,瑞幸咖啡创始人、前CEO钱治亚带领原核心团队创建酷迪咖啡。 从架构上看,陆正耀担任酷迪咖啡战略委员会主席,钱治亚担任董事长兼CEO。 另据了解,Cudi核心团队50%来自瑞幸原团队。

据酷迪咖啡首席战略官李英波透露,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截至5月中旬,该品牌门店已超过2500家,预计门店总数将达到7月底达到5,000人。

相比之下,6月5日,瑞幸咖啡在厦门开设了第10000家门店,标志着瑞幸成为中国首个门店数量超过10000家的连锁咖啡品牌。 但这已经是瑞幸成立第八个年头了。

从产品方面来看,粗滴和瑞幸显得有些相似。 当你打开库迪咖啡小程序菜单时,你会发现它的界面和饮品设计与瑞幸高度“碰撞”。 主打的蓝椰子拿铁、生椰子拿铁、生芝士拿铁、库克冰都在瑞幸有售。 找到了同款。 当然,基于同一个创始团队,这似乎也可以理解。

库迪的狂奔可能对瑞幸咖啡产生了影响。

“我们也看到投机者也在进入,但缺乏正确价值观、不尊重市场、不够尊重消费者的投机者注定是短命的。 我们将更加主动地参与竞争,加速中国咖啡市场的稳定发展。 ,健康发展。”瑞幸咖啡董事长兼CEO郭谨一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语气里似乎有什么意思。

在库迪推出“夏日冰饮季,天天9.9”营销活动的同时,瑞幸也推出了“千店同庆”促销活动,期间消费者可享受售价9.9元的多款咖啡饮品。

这种情况直接将战场指向了库迪价格区域。

窄门食眼数据显示,4月中旬,瑞幸平均单价为19.2元(平均订单约1.4件,单杯14-15元),Tims在33-35元之间,星巴克39.31元。 库迪咖啡11.58元。

雪湖资本2022年11月发布的报告指出,瑞幸32%的销售额来自每月购买次数超过5次的高频用户。 这也让瑞幸基本摆脱了“陆正耀时代”对优惠券和促销补贴的依赖。

但在Cudi价格的高压下,瑞幸现在又故态复萌了。

客观地说,与库迪相比,规模已经很大的瑞幸对加盟商的吸引力并不在同一个级别。 很多加盟商都表示,开库迪店有风险。 事实上,更多的加盟商在加入瑞幸失败后,仍然将Cudi视为替代选择。 拥有备胎的加盟商在面对瑞幸时必须更加加强硬。

目前,新老“瑞幸”之间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来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何洪元)、都市快报·城市互动、南方都市报

证监会

本期编辑刘雪英

“海底捞超市”董事长宣布退休!曾创造“奇迹”登上热搜话题

另一个! 突然宣布停业!

最新! 瓦格纳转身返回营地,撤离镜头曝光!俄罗斯:撤回针对普里戈任的刑事案件

0
收藏0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取消
扫码支持支付码